位置 : 首頁 > 教材

白朮 Baizhu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白朮-原態白朮-藥材白朮-飲片
白朮-原態白朮-藥材白朮-飲片
    爲菊科植物白术Atractylodes macrocephala Koidz.的根莖。主産于浙江、湖北、湖南等地。以浙江于潛産者最佳,稱爲“于术”。冬季採收,烘乾或曬乾,除去須根,切厚片,生用或土炒、麸炒用。
       【藥性】甘、苦,溫。歸脾、胃經。
       【功效】健脾益氣,燥濕利尿,止汗,安胎。
       【應用】
       1.脾氣虛證。本品甘苦性溫,主歸脾胃經,以健脾、燥濕爲主要作用,被前人譽之爲“脾臟補氣健脾第一要藥”。脾主運化因脾氣不足,運化失健,往往水濕内生,引起食少、便溏或洩瀉、痰飲、水腫、帶下諸證。本品既長于補氣以復脾之健運,又能燥濕、利尿以除濕邪。治脾虛有濕,食少便溏或洩瀉,常與人參、茯苓等品同用,如四君子湯(《和劑局方》)。脾虛中陽不振,痰飲内停者,宜與溫陽化氣、利水滲濕之品配伍,如苓桂术甘湯(《金匱要略》)。對脾虛水腫,本品可與茯苓、桂枝等藥同用。脾虛濕濁下注,帶下清稀者,可與健脾燥濕之品同用。
       2.氣虛自汗。本品對于脾氣虛弱,衛氣不固,表虛自汗者,其作用與黃耆相似而力稍遜,亦能補脾益氣,固表止汗。《千金方》單用本品治汗出不止。脾肺氣虛,衛氣不固,表虛自汗,易感風邪者,宜與黃耆、防風等補益脾肺、祛風之品配伍,以固表禦邪,如玉屏風散(《丹溪心法》)。
       3.脾虛胎動不安。本品還能益氣安胎。治療脾虛胎兒失養者,本品可補氣健脾,促進水谷運以養胎,宜與人參、阿膠等補益氣血之品配伍;治療脾虛失運,濕濁中阻之妊娠惡阻,嘔惡不食,四肢沉重者,本品可補氣健脾燥濕,宜與人參、茯苓、陳皮等補氣健脾除濕之品配伍;治療脾虛妊娠水腫,本品既能補氣健脾,又能利水消腫,亦常與健脾利水之品配伍使用。
       【用法用量】煎服,6~12g。炒用可增強補氣健脾止瀉作用。
       【使用注意】本品性偏溫燥,熱病傷津及陰虛燥渴者不宜。
       【鑑别用藥】白术與蒼术,古時統稱爲“术”,後世逐漸分别入藥。二藥均具有健脾與燥濕兩種主要功效。然白术以健脾益氣爲主,宜用于脾虛濕困而偏于虛證者;蒼术以苦溫燥濕爲主,宜用于濕濁内阻而偏于實證者。此外,白术還有利尿、止汗、安胎之功,蒼术還有發汗解表、祛風濕及明目作用,分别還有其相應的主治病證。
       【古籍摘要】
       《本草通玄》:“補脾胃之藥,更無出其右者。土旺則能健運,故不能食者,食停滞者,有痞積者,皆用之也。土旺則能勝濕,故患痰飲者,腫滿者,濕痹者,皆賴之也。土旺則清氣善升,而精微上奉,濁氣善除,而糟粕下輸,故吐瀉者,不可闕也。”
       【現代研究】
       1.化學成分:本品含揮發油,油中主要有蒼术酮、蒼术醇、蒼术醚、杜松腦、蒼术内脂等,并含有果糖、菊糖、白术多糖,多種氨基酸及維生素A類成份等。
       2.藥理作用:白术對腸管活動有雙向調節作用,當腸管興奮時呈抑制作用,而腸管抑制時則呈興奮作用;有防治實驗性胃潰瘍的作用;有強壯作用;能促進小鼠體重增加;能明顯促進小腸蛋白質的合成;能促進細胞免疫功能;有一定提升白細胞作用;還能保肝、利膽、利尿、降血糖、抗血凝、抗菌、抗腫瘤。白术揮發油有鎮靜作用。
       3.臨床研究:據報道,治肝硬化腹水用白术30~60g,遷延性肝炎用白术30g,原發性肝癌用白术60~100g,脾虛濕阻者用焦白术,陰虛津虧者用生白术,并随證配伍,收到了較好療效(安徽中醫學院學報,1984,2:25);以白术30g,炙山甲6g,加入白酒100ml,加蓋,加熱至沸後減弱火力,保持微沸半小時,傾出藥液;重煎一次,合并煎液,早晚兩次分服,1日1劑,連服2~3劑,治療慢性腰痛受寒濕或勞累加重者243例,療效滿意(山東中醫學院學報,1993,1:51)。本品還有用于耳源性眩暈、急性腸炎、白細胞減少症、便秘等疾病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