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文章

站樁功概論

發佈時間:2015/3/15 19:16:56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ac8dc20100d2g6.html     作者:楊德茂

        前言
        自全國解放以來,黨和政府對於開展體育運動非常關懷,對提高人民健康水準起了巨大作用。(此處刪除當時的政治口號三十七字)偉大領袖毛主席“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的指示日益深入人心,群眾性的體育活動正在蓬勃開展。際此時機,本人願將幾十年練習站樁功和教授站樁功的體會,初步總結公諸於世,以供同志參考。
        站樁功本來是形意拳的基本功,分為三才樁、混元樁兩種。由於三才樁能夠使人的身體上中下各部平均發展,具有增強體質,祛病延年的作用,不論男女老幼身體強弱一般均可練習,除了有志學習技擊者應以此為基礎更求深造以外,一般人有病可以去病,無病可以強身,故又名健身樁(原名養身樁)。至於混元樁則是專為學習技擊的基本功,故又名為技擊樁。
        拳術本是我國古代優秀的文化遺產之一,是勞動人民在生產生活中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而創造的。先師王薌齋先生常說:在各種藝術中拳術是發展最早的藝術之一。因為人類的祖先最早就需要和各種野獸作鬥爭,為了防身自衛,為了獵取食物,都必須講究技擊之術。以及人與人作鬥爭,在部落內和部落外之間經常發生戰鬥,更必須研究如何克敵制勝。最初用拳用足,又逐漸發明了器械,這都是後代拳術的萌芽。以後經過我們祖先積累了多年世代相傳的實踐經驗。歷代的拳學名家又有創造和發展,逐漸形成了內外結合的練功方法。由於在舊社會反動統治階級對人民中掌握拳術者加以鄙視和壓迫,使不少技術因而失傳。有些名拳師又將其技術秘不傳人,也由於各人練功的方法不同,便出現了內家拳、外家拳以及各種派別和門戶。其實不僅同出一源,其理亦並無二致,由站樁為基礎來學習技擊就是內外結合的練功方法。先師王薌齋先生常談,古代拳術家沒有不練習站樁的,在南方謂之蹲盆,在北方稱為站樁。只因過去一些拳術家把站樁功作為不傳之秘,遂使此功淹沒不彰,甚至學拳幾十年而不知站樁功者比比皆是。王薌齋先生幼年得拳術名家郭雲深先生的秘傳,以後出而問世,最初亦不肯傳人,中年以後才開始授之門徒,以後又將健身樁作為醫療體育運動對外傳播,才流傳日廣。
        站樁功只是拳術的一種基本功,並沒有什麼神秘。練習站樁首先要有正確的認識,要有信心,要有恒心,既不可一曝十寒,更不可揠苗助長。只要勤學苦練,持之以恆,循序漸進,一定會收到預期的效果。片面地看待站樁功是不對的。站樁雖有增強體質,祛病延年的作用,但是首先必須樹立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胸襟開朗,心氣和平,還要勿為七情六欲所傷,飲食起居等都應注意。不要認為只要練習站樁功就可以百病不生,當然長期練習站樁功體質既然增強,也就增強了抗病防病的能力,可以提高勞動能力和耐力,這已經可以說是大有益處了。
        另外,過去有些小說家把拳術加上很多荒唐迷信的色彩。如飛仙劍俠之類,先師王薌齋先生經常痛斥這些荒誕無稽的說法,學功者萬不可追究某些違反科學和人的生理本能根本不能達到的東西,否則就是誤人岐途,為害不淺。如有教功者故弄玄虛,講些荒誕無稽的理論,初學者亦不可上當。
       
        一、健身樁的初步練法
       
        站樁功是形意拳的精華所在,所以鍛煉幾十年仍是學無止境,但是如果單純為了祛病強身,又是極其簡便易行的醫療體育運動。而且站樁功雖有許多姿勢和意念上的要求,初學者懂得過多,反而有害無益,懂得越少,意念越專,功夫越純,收效越大。本人在教功中曾遇到不少實例,有的同志只聽到過一二次講授,所知甚少,即潛心用功,結果收效很大,所以初學者必須懂得循序漸進,水到自然渠成的道理,不可好高鶩遠。
        初練健身樁者可採用抱球式或捧球式。兩腿平均站立,兩腳成八字形分開,寬度約與肩齊,兩膝微屈,臀部稍向下坐,胸部放鬆,頭向上頂,兩眼向前平視,閉目或垂簾均可,呼吸純任自然。平心靜氣後兩手向前伸出,成抱球或捧球狀,兩手距離約兩拳之隔,高度是上高不過眉,低稍過臍,一切要求松靜自然,舒適得力。
        在意念中不可以認為自己是在用功,更不可有任何企求,否則就會造成緊張,違反了松靜自然的原則。意念中認為自己是在休息,非常舒適,如果不能入靜,亦不可強制入靜,久久練習,自可達入靜的境地。先師王薌齋先生曾經講過,求衛生使身體健康是最容易的,只要舒適自然,松靜無為,渾身像躺在水中或空氣中睡覺,就大半成功。學功者可體會此意。
        初學者能站多長時間,可由自己來決定。由於體質性情等條件素質不同,有的人一學會就能站較長時間,有的人站十分鐘或五分鐘已感到不能忍耐,在此情況下也不可過分強求延長,可以休息一下或散散步再練。時間久了,自可延長。每次可站四十分鐘,甚至一小時以上。一切開頭難,據本人多年教功的經驗,只要堅持兩三個星期甚至一個星期,就會在身體內部產生感覺,就容易繼續堅持下去。最初練習時由於身體不習慣,必然產生一些兩臂酸痛、腿足疫脹等不舒適的感覺。練習稍久,舒適感就會勝過不舒適感,而逐漸引人人勝。練習既久,就會感到全身非常舒適,有非筆墨可形容的妙趣。
        上述內容看來似乎很簡單,但只要堅持練習,就有限好的效果。不僅可以使體質轉弱為強,有一些體弱年老的同志,在練習一個時期後,提高了勞動能力和耐力,而且實踐證明,不少疾病都有很好的療效。根據王老師和一些同門以及本人教授站樁功的經驗,用在醫療上適應症非常廣泛。如高血壓、低血壓、半身不遂、關節炎、肺炎、肝臟病、腸胃病、血管硬化、神經官能症、精神分裂症等等。有的單用站樁功即可痊癒,有的在配合藥物治療下獲得痊癒。曾有不少各個工作戰線上工作的同志,因病長期休養,在練習站樁功一個時期後,恢復了工作。只要誠心誠意,並能堅持練功,沒有效果是極其少見的。
        一般學站樁功,均是如此人手,以後如果再求深造可以循序漸進,逐步在姿勢上要細緻並逐漸增加意念活動。
       
        二、健身樁和技擊樁的基本姿勢
       
        在前面已經講過,站樁功本來是拳術的基本功,由於習拳者在練功之初,必須增強體質,充實三寶(精氣神),而三才樁能使人的身體各部分平均發展,所以又名健身樁。但是健身樁並不是沒有技擊方面的作用,同時專為強身祛病者固然可以不練混元樁,而混元樁對增強人的體質也是有很大作用的。因此這兩種樁法是截然不能分開的,所以在下面介紹各種功法時,也不可能不互相關聯。
        人的自我鍛煉不外形體和精神兩個方面,即形和意兩個方面。形意拳就是形和意同時鍛煉的一種體育運動,其原則是“以形取意,有意象形,意自形生,形隨意轉”。站樁功也離不開這些原則。初練時,以形帶意(意自形生),久練後以意領形(形隨意轉),姿勢不可不講究,但不能只求形似而神意索然。王師所傳“神意足不求形骸似”是最宜玩味的。人的自身鍛煉又有靜和動兩個方面,細分起來又有意念的動和意念的靜,形體的動和形體的靜。由人的生理功能來說,大腦皮層、四肢百骸、五臟六腑無時無刻不在運動中,就連每一個細胞都在時刻起著新陳代謝的變化,因此動是基本的,絕對的。靜只是相對的,都是為了更好地動。而靜和動又是矛盾的統一體,所以練功者要靜中求動,動中求靜,靜中有動,動中有靜,內靜外動,外靜內動。這就是是王師所講的“一動一靜,互相為根”。站樁功的指導原則是“大動不如小動,小動不如不動,不動之動才是生生不已之動”。這裡所說的不動,實際上是外靜內動,靜中求動,所以是先生不已之動。因此練習站樁功要保持一定的姿勢不變,有了一定基礎之後,才能“從不動中求微動,微動中求速動”。靜如淵停兵峙,動如潮湧山移,纏綿如春雨,迅捷如雷霆,練習既久自能有此體會。
        “四容五要”是練習站樁功必須遵守的基本原則。四容是頭直、目正、神莊、氣靜。五要是:恭、慎、意、切、和。具體解釋是:恭則力空靈,慎履”瘢俳櫛耷钜猓窕朐艙媯槲耷笫登校鶚е瀉途Qд咭羈燙寤崴娜菸逡暮濉
        “松肩、墜肘、緊背、含胸、提肛、疊肚、裹襠、護臀”是練習各種拳術的共同要求,健身樁和技擊樁的基本要求也是如此。這裡應提起注意的是:松肩是肩部的肌肉鬆弛,不是單純的沉肩;墜肘不是片面的墜,而是要向外撐;疊肚是指臍以上的腹部,不是指小腹。同時凡是對一切姿勢的要求,都要適度,不可過火(勿失中和勻),如果過火就過猶不及,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王師常談一切不可絕對,就是這個意思。
        練習站樁功時要•做到的氣靜神閑,湛然怡然,全身形曲力直,松靜挺拔,如寶塔之高立雲端,如青松之聳出嶺表,神不外溢,力不出尖,意不露形,神態要鬆緊自如,蓄意要深酣雄渾,遍體松輕舒適,如沐浴在大自然之內。有志練習技擊者,除同樣需要符合健身樁的要求以外,更需要加強意念的鍛煉。必須形如怒虎,氣似騰蛟,有泰山崩於前而不動的鎮定,有氣吞山河,拔山扛鼎的氣魄,有辟易萬人風雲變色之威勢,有擒龍伏虎倒海移山之勇氣,筋藏勁力骨藏棱,有視敵如蒿草之意念。所謂技擊無非三個內容:①蓄力;②試力;③發力。站樁即是蓄力,各種動作都是試力,把力由體內(包括全身四肢和關節)放出就是發功。王師常談:練習技擊要練出各種力來,全身有精神力、二爭力、三角力、螺旋力、波力、撬力、杠杆力、片面力、分力、合力、矛盾力、假借力、爆發力、滾豆力、速力、惰力、頓挫力、鑽力、劈力、橫力、驚力、彈力(周身無處不彈簧)等等,功力愈深,其力愈全,這些力都要在站樁、試力中求得。專為健身祛病者雖可不學發力,但必須兼作一些試力,才符合動靜相兼的要求,效果才能顯著。
        下面介紹一些基本姿勢,但王師曾說“雖然講究形式但不必拘泥,雖言意念但不必執著”。所以總以松靜自然、舒適得力為原則,初學者不可不知。但初學者又不可不講究形式,在形式安排和意念活動上總要出於自然,不即不離,在有和無意之間,方能得其妙理。
       
        錄自《禪拳合一的中國武術---大成拳》(胥榮東 編著 北京 宗教文化出版社 1999)
       
        (一)健身樁的基本姿勢
       
        養生樁以站式為主,但亦有坐式、臥式、半伏式、行走式。其基本原則為:平均站立,內渾厚而外圓合,全身關節都自然有微屈之意,成為鈍形三角,兩手高不過眉,低不過臍,遠不過尺,近不貼身,右手不向身左去,左手不向身右來。在這些原則下,可以變為很多姿勢,但練習者不宜求多,求多則功力不深,欲速不達。這裡所介紹的只是一些基本姿勢,對一般練功者已經足夠選擇採用。
        1.站式:
        ①叉腰式:在開始練功時要平心靜氣,兩腳分開,寬度約與肩齊,兩腳足尖均稍向外前方。兩目睜開向前平視,半開半閉或閉目均可,但兩眼睜開時要神光內斂。不可注意任何目標,須有視而不見之意,謂之神不外馳。足掌和足根著他,足心向上吸,意如雙足吸著地面,自腰以下,意如埋在土裡。胯部放鬆,臀部如坐,脊部挺拔,下頜微收,挺頸,頭頂上提,意如有繩系吊在空中。但頂心在意念中似向內收縮,緊背含胸,胸微向內收,小腹松圓。兩手放於身體的腰眼部,手心向後。這種姿勢既是鍛煉又是休息。可作其它樁的預備式,也可作練其它樁時中間的休息式。
        注:為了便於練功者逐步深造,故對每項姿勢的要求提得比較細緻,初學者按上節初步練法中所要求的就已經夠了。萬不可馬上要求各方面都達到標準,總以舒適得力為原則,循序漸進,逐步向細緻要求。
        ②提按式:兩臂提起,兩肘向外撐,兩手略低於臍,放在身體左右兩側,但不貼身,指尖向前,掌心向下,五指分開微屈,雙手既有向上提又向下按之意,其餘要求同第一式。
        ③提插式:兩肘向上提,向外撐,指尖向下,五指分開自然微屈,意如插在泥中,其餘同第一式。
        ④托球式:兩肘向外撐,兩手向前,指尖向內,手心斜向上方,高度略高於臍,兩手距離約為兩拳,意如兩手托一大球,其餘要求同一式。
        ⑤撐抱式:兩手前伸成環抱狀,指尖相對,掌心向後,手指分開自然微屈,兩手距離約七八寸,高度在眉下肩上,意如抱球,但同時又向外撐,其它要求同一式。
        ⑥擰裹推式:兩臂前伸成環抱狀,位置高不過眉,掌心向外,指尖斜向內上方,兩手食指之力欲搭成十字,兩手距離約七八寸,手指分開自然微屈,兩腕向外擰向裡裹,兩肘向外撕,兩掌向外推又向上托,其餘要求同第一式。
        ⑦撐扶式:兩手抬起,掌心向下,指尖向內,手指分開自然微屈,高度約與肩齊,兩肘向外撐,兩手意如扶在物體之上,其餘要求同一式。
        ⑧按球式:臂向前伸,手指分開自然微屈,指尖向前,手的高度在乳下臍上約與中脘相平,掌心向下,兩手如按水中浮球,其餘要求同一式。
        2.坐式
        坐式雖然姿勢繁多,但手部、臀部的姿勢和站式的變化相同。下肢的變化可分為三種:
        ①坐於適當高度的椅上或床上,兩腿分開比肩略寬,兩腳平均著地,此種姿勢對腳腿部的要求與站式相同。
        ②兩腿分開比肩略寬,腳跟著地,腳尖向上蹺起向回勾,腳心向上吸。
        ③兩腿懸空,腳尖蹺起向回勾,腳心向上吸。
        這三種姿勢對上半身的要求均與站式相同,兩手的姿勢可按照站式的姿勢加以變化。只是叉腰式應改為雙手放在大腿根部,兩肘撐開。另外,凡坐式除病情嚴重不能直坐者外,背後均不可靠在椅背上。
        3.臥式
        臥式可分為仰臥和側臥兩種:
        ①仰臥式:仰臥後全身放鬆,意如在水上仰遊。兩肘著床兩臂抬起成抱球狀,兩膝彎曲,足跟著床,足尖回勾,足心內吸。
        ②側臥式:以左半側著床為例,左手放手枕上,手心扶頭,右手放於右腿之上,或用右手輕輕按在床上亦可,使胸部空起。左腿伸出,右腿蜷起放於右腿之上。如向右側臥可以類推。均意如臥于水中側遊,遍體舒適輕靈。
        4.半伏式
        兩腿平行或一前一後均可,把重心放在一條腿上,另一條腿放鬆,用腳尖著地。兩腿可交替練習。雙手伏在案上,使胸部擴大鬆開,頭略向上揚。有氣喘病不能練站式時,練此式最為適宜。
        5.行走式
        在行走時平心靜氣,頭部頸部胸腹部的要求均與站式相同,殿部亦應稍向下坐,惟站式要求小腹收圓,行走式則要求小腹長圓。兩肘上提手向後勾,如挎籃狀,或用提按式亦可。意想小腹催步前行,如在泥水中行走。此功在初練時須緩步前行使意念不斷,練習一個階段後,即可用正常行路速度前行,久久練習能使步履輕捷、疾如奔馬。
       
        (二)技擊樁的基本姿勢
       
        練習技擊樁最好在練健身樁有了一定基礎之後再開始,技擊樁有很多要求和健身樁相同,不再重複。技擊樁為了求得各種力而有不同姿勢,所以姿勢也可以有多種變化,但練習技擊樁同樣不宜求多。少則功力易深,有的拳師只練一二種樁式,由於功力深厚即成名家。否則貪多務廣,淺嘗輒止,反而效果不大。為此,這裡所介紹的只是幾種主要樁式。已經足夠一般習拳者選練。
        1.矛盾樁:站好後平心靜氣,左腳伸出成稍息狀,.右足足跟稍向外扭,成“俗植(以下談到“俗植驕譴酥腫聳)。大趾向內抿,其餘四趾向外抿,腳脖子向裡擰,膝蓋向外擰、向上提、向前指,大腿根微向裡擰(練習健身樁者如求深造亦應有這些要求)。左臂伸出抬起略成半圓形,左手五指分開,掌心向後,高度約與眉齊。右手五指向前,對前手手腕,扭項面對前手手腕,兩眼向前波視(波視即目光斜向遠上方),但神光內斂,意如將光線收回,並不注視任何目標(凡站技擊樁均不可閉目,以下站樁式同)。兩腿前虛後實,用力約為前三後七,前手如盾,後手如矛,故稱為矛盾樁。前手要擰裹提拔,意如欲將大樹擰倒裹起來,後手如矛,有無堅不摧之意。此為左式,右式右手和右腳在前,姿勢可以類推。
        2.托寶貝:此樁亦以左式為例,左腳在前,右腳在後,站成“瞬健6越擰⑼炔康囊笥朊蘢嗤窖巰蚯胺講ㄊ櫻笫衷誶埃沂衷諍螅絞智昂笙嗖钜皇鄭笥揖呵朐計甙舜紜G笆指叨扔爰縉耄笫致緣陀誶笆幀N逯阜摯勻晃⑶絞質中木蚰諼⑾蟶賢校種趕蚯靶畢螄虜澹籩父詡巴蟛肯蟶鹹簟4俗淖聳疲興屏絞滯幸揮ざ矗拭斜Ρ礎R餿繽杏ざ炔桓矣昧Γ植桓宜墒鄭鐘薪ざ映鯰治刂狻S志⑷緡∩,前手如有一能鬆緊的繩向前拉,又有一繩將手套在頸上,兩手之間又有一繩,前手與腿又有一繩,意如擰繩時,一松則全身皆松,一緊則全身俱緊。
        3.鳥難飛:一腳在前一腳在後站成了“瞬健W聳坡醞諭斜Ρ矗┝絞殖砂胛杖矗粗浮⑹持嘎運蘋沸危腥縲槁D窬保菩槲杖縲槁D襠恚炔荒芪戰粢苑瀾裎賬潰植凰煽苑濫穹勺摺M幣餑鈧心癲歡險踉誘頗詵沙觶虼誦魏鴕舛急匭胍喚粢凰傘4俗蛐蝸蠓濫穹沙觶拭衲遜傘4訟當冉細嘸兜淖ǎ躚д卟豢閃廢啊
        4.抓球樁:站成“瞬劍窖巰蚯安ㄊ印A絞窒嘍躍倨鷳願哂詡紓街庀麓梗酵笠嘞螄慮訃庀蚰諳螄攏種肝⑶縑崍醬筇頡
        5.伏虎樁:站成擴大的“瞬劍莞鋈說奶逯屎凸αΠ巡鉸醭鱟佘笙薅群螅侔亞敖畔蚯芭慘恢喚諾奈恢謾M尾肯露祝仙磽χ甭韻蚯扒悖抗庠妒櫻庀唚諏玻絞智吧歟庀蟯獬牛絞忠磺耙緩缶呵朐家皇鄭笫致緣陀誶笆鄭菩南蚰諳嘍裕訃庀螄攏種肝⑶縉虎頸。此樁與下面的降龍樁均為大步樁,增大體力較快,但練習時消耗體力較大,體質強壯練技擊樁有一定基礎者方可練習。
        6.降龍樁:儘量把步放大,後腿微屈,成為弓蹬步(即前腿弓,後腿蹬)。頸項向後扭,目光向後看。前手橫掌向前推,掌心向外,後手略低於前手,手向後推,手指微屈。要有勝過毒龍狠毒之意,才能制服毒龍。
        7.子午樁:一腿立於地上,微屈,另一腿放在一米左右或略高一點的臺上(或桌上亦可),腳橫放在臺上,足尖回勾。如右腳抬起時右手亦隨之過頂,左手齊胸,兩手手指微屈,向前指,腕屈臂屈,手指向前指時亦微向下。除此樁一腳著地以外,練習矛盾樁、托寶貝樁在有相當功力以後,前腳在保持原來形狀下,亦可微離地。但離地後仍如著地一樣,又提又踩,足腕又擰。
       
        三、試 力
       
        先師王薌齋先生在談到試力時曾經說過: “蓄力由試驗得知,由知而知而所以用。”因此學習技擊者除了在站樁上下功夫以外,必須同時練習試力,就是專練健身樁的也必須同時兼練試力,才能達到動靜相兼,效果才能顯著。
        試力時要外動內靜,全身放鬆,用意不用力,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以舒適得力為原則,同時又要精神貫注,意不斷而力亦不斷。先師王薌齋先生談過:要想增長力量,確不可用力,一用力反沒有增長力量的希望,用力則氣滯,氣滯測意停,意停則神斷,全身皆非矣。王師談試力時又講過:在無力中求有力,在微動中求速動,一用力心身便緊,並有阻塞之弊。這種力是精神的,是意念的,有形便破體,無形能聚神。王師又說過:習時須身體均整,筋肉空靈,然骨骼毛髮都要支撐,動愈微而神愈全,慢優於快,緩勝於急,欲行而又止,欲止而又行,更有行乎不得不止,止乎不得不行之意。習時須體會空氣阻力何似?我即用與阻力相等之力量與之應合,所用之力自無過與不及。初試以手行之,逐漸以全身行之,能逐漸認識各種力,持之以恆,有不可思議之妙,而各項力量也不難人手而得。這些都是練習試力的基本原則。
        試力雖然初試時以手行之,但決不是局部的動作,而是一動無處不動。所謂上動下身隨,下動上身領,上下動中間攻,中間動上下合,內外相連前後左右均有相應之動。試力雖然切忌用拙力,但是形松意緊,肌肉含力,骨中藏棱,決不可鬆懈從事。
        廣義言之,各種動功都是試力,現在簡單介紹以下幾項動作:
        1.站成了八步,左腳在前,右腳在後,此為左式,右式可類推。膝微曲,肩胯要松,左手在前右手在後,雙手距離約七八寸,前後距離約一手左右,用身體推手前行,臂需保持彎曲,不能伸直,推時掌心向下,手指向前指,如水中浮球。向前推的程度,以勿使身體失平衡為標準,膝蓋不能超過前足尖,隨即變為兩掌相對,用身將雙手拉回,身體向後的程度,也以不失中為標準(勿失中和均),再隨即把雙手掌心向下,向外推。如此反復練習,左式和右式可交替練習。試力的要領是:以身體帶動雙手,不是手和臂的局部動作。王先生常談:“用手耍身子,不是用身子要手。”就是這個道理。手不空出,意不空回,練時要使神意不斷,向前推和向後拉,均不用拙力,推時如按著水中浮球向外推出,向回拉時如抱著浮球拉回。練到一定程度後,意念中的水中浮球要變為泥木球,以後並逐漸變為鐵球。但仍不用拙力,手往回來力向前指,手向前推力向後收,雙肘橫撐,手上要有擰裹撐拔提插頓挫之力。王師常談“雙手要如鉤挫刀叉”,就需要在試力中求得。
        2.站成“瞬劍痔穡絞趾岢牛菩南螄攏繚謁邪匆桓齦∏潁飼蛟謁惺逼鶚備。灰眩植⑺嬤幣餑鈧姓飧齦∏潁惺幣檬滯瞥觶惺幣檬治兀惺笨梢嶽ぃ惺笨梢約繁猓踔劣惺被夠岜湮礁魴∏潁礁魴∏蠐趾銜桓齟笄潁志嬤錘慈嘍
        3.站成“瞬劍痔穡皇衷誶埃皇衷諍螅餑鈧腥綈匆淮蟮桑窒擄矗裳顧醯炙婕此孀諾傻牡Χ穡緔艘黃鷚環錘戳廢埃恍硎褂米玖Γ廢凹染茫傻牡υ諞餑鈧幸鸞ピ雋凇
       
        四、走摩擦步(附陸地行舟)
       
        走摩擦步,亦稱揉球步或三角步,實際主要用雙腳來試力。練習開始時先將兩腳站成八字形,略似立正的姿態,但兩腳微分開,然後兩手各舉向前側方,手指向上(或指尖向前掌心向下亦可),一腳向前方伸出,不可離地太高,意念中如地面上有一小球用腳將其揉動,腳向前伸出後向外側方徐徐落下,站穩後,另一腳隨即向前伸到另一外側方落下。慢優於快,須使意不斷而力亦不斷,小腹用意催步前行。初練時如在水中行走,逐漸如在泥中行走。此系進式,退式則照上式一腳向後退,然後向外側方落下,另一腳再向後退,亦向外側方落下。一般進式練完後即可練習退式,走摩擦步其它方面的姿勢如頭向上頂、臀向下坐,含胸緊背,均與站樁同。
        站樁、試力、走摩擦步是一整套基本功,不論學健身樁或技擊樁都應同時練習。初學者應先從站樁人手,然後再學試力,最後再學走摩擦步,在初練階段,試力和走摩擦步應分別練習,練到一定程度後,可以結合練習,即邊試力邊走摩擦步。
        另有一種練功稱為“陸地行舟”,是專為練習技擊的一種基本功。練法是:站成“瞬劍絞痔穡訃庀蚯埃絞忠磺耙緩螅聳埔笥肓芳薊饗嗤A絞窒擄矗巴惹敖笸紉嗤備媲敖縵蚯盎校餑鈧腥繢惶醮稚能夠帶動全身前進,腳下是滑道,可以一下滑很遠。此功久練精熟,在技擊時能使步法迅捷如飛,但初練時亦應從緩慢中去求取。
       
        五、試 聲
       
        試聲是和試力相輔而行的一種功夫,由於力不整聲即不整,所以又是檢驗力是否整的最簡便的方法,且不會試聲就不會發力,和技擊大有關係。
        王師曾說過:“試聲為輔足試力細微所不及,要聲力併發與徒作喊聲意在威嚇者不同,而聞之者起卒然驚恐之感。”試聲是由丹田用力喊出聲音來,聲音要圓要整,如幽谷鐘鳴而氣不外吐。即所謂聲由內轉的工夫。練習時可用手在口鼻前試驗,聲音出而氣不出才是正確的,如果感到有氣撞在手裡就不對了。
       
        六、關於樁站功中的一些內容
       
        1.五盈四梢:五盈是指五臟(心、肝、脾、肺、腎)充盈。四梢是舌、發、齒、甲(手指甲與腳趾甲),即舌乃肉之梢、發乃血之梢、齒乃骨之梢、甲乃筋之梢。古代拳學者說過: “明瞭五行(指五臟)多一氣,明瞭四梢多一力。”五盈是指練習站柱功時要上虛下實,胸腹空靈。但空靈是為了使之盈滿,故練到胸腹空靈境地時,要在意念中使之盈滿充實。四梢是指氣達四梢(王師所講毛髮根根意如戟,亦即氣達四梢之意),技擊時驚起四梢,舌發齒甲都如受驚時的狀態,可以增加真力。
        2.五心歸一:五心是指兩手心兩腳心和頂門心,在練習站樁功到一定程度時,要意想五心向內吸,均歸於丹田,故稱為五心歸一,亦有連心窩在內稱為六心歸一者。
        3.六合:指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稱之為外三合;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足合,稱之為內三合。久練者自可體會。實際上功力深的,精神方面和全身各處,都能達到非常諧調的境地,一般只指出六合,不過就其主要的提示而已。
        4.三圓:站樁時小腹松圓,走步時小腹長圓,發力時小腹實圓。
        5.三夾兩頂:襠內、腋下、頷下,均要夾(所謂夾不要誤解為夾緊,而是襠內似夾一鐵杠,牢不可拔,頷下腋下似夾一球體),頭要上頂,舌尖要頂上顎。練久以後實際上不止三夾兩頂,周身關節應該無屈不夾,無節不頂。
        6.三段九節:三段是指人的身體頭至小腹是一段,肩至手是一段,胯至足是一段。九節是指頭、胸、腹、肩、肘、腕、胯、膝、足。在技擊時各有各的用處。古拳譜有雲: “上節不明,無依無宗;中節不明,渾身是空;下節不明,根本不清。”明瞭三節九段後,在試力時要做到無不相合,在技擊時可以發揮各部分的作用。
        7.齒似咬筋、舌似吞虹:在站時口微開,牙咬著但不緊閉,意念中如咬著牛筋,謂之齒似咬筋。舌向內縮抵上顎,謂之舌似吞虹。
       
        七、練習站樁功中的一些問題
       
        1.關於放鬆的問題:松和緊本來是對立的統一體,只是由於人的身體、肌肉、關節,在日常生活和勞動中經常處於緊張狀態,所以在練功中特別要強調放鬆。因為放鬆後經絡氣血才可以達到自然暢通,各種舒適感才能產生,體質才可以加強,但是初學者往往苦於不能放鬆,愈想放鬆而愈感到發緊發僵,所以要想放鬆必須自然。王師還傳授一個放鬆的決竅是:“上身似笑非笑,下身似尿非尿。”對初學者有很大幫助。但是習者必須瞭解到,身體的絕對緊和松是沒有的,松和緊總是相對而存在的。比如:含胸是緊背相對而存在的。又如練功者講究上虛下實,具體說來膝蓋下如埋在土中,而上身要求放鬆,所以上虛是以下實為基礎而存在的,而且需要注意的是脖頸、手腕、足踝(亦稱五個脖子)不能放鬆,否則就不能保持固定的姿勢,也可說其它各部位的松是以這五個脖子的緊為基礎而存在的。因此站樁並不是絕對的松,而且松中有緊,緊中有松,’時松時緊,時緊時鬆,要做到鬆緊適度,松而不懈,緊而不僵。練功者應在實踐中體會之。初學者往往把下沉當成放鬆,實則下沉不是放鬆,放鬆是使肌肉鬆馳,但身體還要挺拔,如雲端寶樹,聳立沖霄。另外有的初學者覺得既然是練功,就得用勁才能得到工夫,則更是大錯特錯。正如王師所雲:“形體愈松,血液迴圈愈暢,氣力增長愈快。如用力則身必發緊,全身失靈,甚至有血氣阻塞之弊。”學者不可不知。練功時還講形松意緊,所謂意緊是指精神專一,意念連續不斷,與精神緊張完全不同,否則精神一緊則形體亦不能放鬆了。
        2.關於人靜的問題:練功時的各種意念活動都是在人靜的基礎上進行的,練功不能人靜就不能收到明顯的效果。但是初練者又往往感到人靜很困難,強制人靜,反而造成精神緊張,更加思緒紛繁,心如亂麻。對此先師王薌齋先生曾經說過:“注意致力追求人靜。但都不知追求愈急,精神負擔愈大,以賊攻賊,賊去賊人,前念未消,後念複起。為此,歷來養生家設有許多方法,如外寄內托固定一處等,對初學者有許多幫助。但依本人的經驗,惟有採用聽其自然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的方法,才能恢復和穩定神經。在雜念干擾厲害的時候,不但不有意識的排除,而且大量吸收,本身好象大冶烘爐一樣,宇宙間的萬事萬物盡在我的陶冶中,這樣往往在不期卻而卻,不斯制而制的情況下達到人靜。”這是王師的寶貴經驗。根據個人的體會,如果一時不能達到王師所說的身如大冶烘爐境地,當雜念紛起的時候確實不可強制排除雜念,可以經常對自身是否符合姿勢要求進行檢查,如頂上是否似有長繩吊系,臀下是否和坐在凳子上一樣,足心是否吸起等等,這樣不強制排除雜念,而自然起了排除雜念的作用,久而久之,練功時自可不生雜念。誘導人靜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細聽微雨聲”,耳中聽到綿綿細雨淅淅瀝瀝,不疾不徐,聲音越聽越遠雨聲越小,而始終在耳邊。這樣對人靜很有幫助。又如:在意念中兩隻腳似站在兩隻船上,這兩隻船隨波濤而起伏,此起彼伏,此伏彼起,人無顛覆之虞,而頗感悠然自得,這也是誘導人靜的好辦法。在初學者一要求人靜,往往昏昏欲睡,這雖是一種比較正常的現象,對健康也有益無損。但昏昏欲睡並不是練功家所要求的入靜,真正的入靜應該是雖然雜念不生,但精神活潑潑地,神光內瑩,猶如明月清潭,塵埃不入,久練自可達到此種境地。為了便於入靜,在練功初期固然應該儘量選擇比較清靜的環境,比較優美的地方,但在練功中間應鍛煉鬧中求靜,能夠適應外界各種不同的條件。例如,在練功當中聽到音樂歌唱,甚至人語喧嘩時,不宜產生厭煩情緒。而是應該認為音樂歌唱正為我練功伴奏,人語喧嘩與我無涉。又如練功之地,空曠寂寥,則應認為正好開拓我的胸襟,可以遠眺原野山川,使人心懷豁然。如在斗室中練功,則應認為容膝已足,正好養靜。如天氣較冷,則應認為清涼世界,可以清除塵囂。如天氣較熱,則認為薰風徐來,催人人靜。對外界的飛、潛、動、植,均抱著“萬物靜觀皆自得”的心境,不僅不受外界是條件的干擾,而總是心情喜悅,怡然自得,只有這樣的人靜才能鞏固。
        3.關於呼吸:練習站樁功是用自然呼吸,即呼吸聽其自然,因呼吸本是人的生理本能,自然呼吸本來就能適合人的生理需要。一有嬌揉造作,反而違反了生理的自然,往往有害無益。練功時口雖微張,但用鼻吸鼻呼。練習者不應注意口鼻的呼吸,更絕對不應故意長呼吸或弊氣,但是這種自然呼吸並不等於平時的呼吸,練功既久,自然會形成腹式呼吸,即每次呼吸均能達到丹田(關於丹田的說法很不一致,本人認為不必拘泥於某一種收法,只認為丹田在臍下小腹部位即可)。而且在自然呼吸的基礎上逐步達到勻細深長,最好的境界是完全忘記了口鼻的呼吸,似乎已經不會呼吸,實際上呼吸是在非常自然地進行,而意念中周身毛孔都已張開放大,所有毛孔都在呼吸。這種境界非常舒適,但不可強求,工夫精純自可達到。總之呼吸必須自然,不可人為地追求任何情況,這是練站樁功的一條很重要的原則,否則容易練出毛病來,初學者必須切記。
       
        八、關於站樁的意念活動
       
        站樁既然來源於拳術的基本功,所以它的立足點在於“動”,靜是為了更好地動,這就和過去某些佛家道家所傳的禪功道功根本不同,並不追究那種虛無寂滅,四大皆空的境地,而是在人靜的基礎上進行各種適當的意念活動。在前面我曾強調入靜的重要性,則因為不入靜,則思慮紛繁,無法進行適當的意念活動。古人有雲:“心猿意馬最難收”。我們強調入靜也就好比是要降伏住心猿意馬,使其聽我支配。初練者必須人靜,在人靜的基礎上逐步增加意念活動,不可精神負擔過重,否則對練功的進步反有妨害。
        古代練功家說過:“令憑心意用工夫”。先師祖郭雲深先生說過:“神意足不求形骸似”。可見練功中意念的重要,這是因為形和意固然是對立的統一體,而形終究是受意支配的,所以姿勢固然重要,但只有形式而無意念,有如只得其皮毛而失其神髓。
        根據四容五要中所說的“假借無窮意,精神渾圓真”。王師也說過:“本身皆具備,反向身外求。”可以體會到意念的範圍是極其廣泛的。可以說,專為健身祛病的凡一切怡情悅性有益於身心健康的事物和境地都可以作為意念活動的範圍。譬如以遊歷過的名山大川雄偉秀麗的風景,綠草如茵繁花滿樹的園林,波平如境遊魚可數的湖泊,花香鳥語的春天,月明風清的良夜,以及身體的各種舒適感覺,都可以作為意念活動的內容。練技擊樁的隨著樁式的不同所求之力不同而有不同的意念活動。例如降龍樁要意念中有夭矯盤擊的毒龍;伏虎樁要意念中有咆哮發威之猛虎等等。一般的凡可以增加自己威力的,如:暗鳴叱吒則風雲變色,縱橫馳騁則萬人辟易,拔山扛鼎,穿金裂石,輕如飛鳥,捷似猿猱,都可以作為意念活動的內容。為了便於初學略舉幾例,學者既不可受此範圍所限,更需勿忘勿助,於有意無意之間求之。
        1.站樁功中的各種姿勢均應有在水中游泳的意念,想像身在水中,清流浩浩,不冷不熱,在全身蕩漾,全身各部分均能假借水中之浮力,因而遍體輕靈,異常舒適。
        2.意念中全身毛孔放大,全身汗毛鬚髮都直立起來,即“毛髮根根意如戟”。而且意念中可以遍身發在不斷地增長,數寸數尺以至數十百丈,甚至其長度不可計量。最初如毛髮在空中來回掃,以後逐漸意如毛髮搭在遙遠的四面八方,將自身懸在空中。這就是王師所說的“渾身肌肉掛青霄,毛髮根根暖風搖”。
        3.意念有如春風吹拂全身非常舒適,逐漸達到全身皆空洞無物,好象一個沒有糊紙的鐵絲燈籠懸在空中,悠悠蕩蕩,風能吹身體而過,王師所說來往有過堂風之感,就是此種意境。
        4.溫水澆頭的意念:好像有人用一瓢冷熱適宜的溫水在自己頭上澆下,水由頭上經過頸、肩、胸、背、腹、股、腿緩緩流下去,全身似乎都能感到,直流到腳下為止。然後再意想有人白頭部將水澆下,如此反復多次,非常舒適。所以不用淋浴感,淋浴雖然比較容易理解,但是因為淋浴時水在頭上不斷澆下,容易造成精神緊張,所以乃用王師所傳溫水澆頭的意念為好,這種意念最適合於上實下虛的高血壓等症的患者。
        5.意念中身體成螺旋形上升,即自雙腳成螺旋形向上旋轉,左轉右轉均可,旋轉時身體亦隨之升高,然後再向相反方向成螺旋形向下旋轉,身體亦隨之下降。另一種意念活動時,在人靜的基礎上,意想身體前後和左右都在慢慢擴大,自覺擴大到了一定限度以後,再逐漸收縮還原。這兩種意念對提功力效果較大,但運用不好亦易出偏差,初學者不可輕用,特別是高血壓病患者視為禁忌。 九、練功中的注意事項
       
        在前面已經再三談到松靜自然,舒適得力的原則,這是在練功過程中時刻注意的。站樁功的特點是:一切不能違反生理之自然,姿勢和意念總是以感到舒適得力為原則,不可拘泥執著。練功者如果感到不舒適,除了由於初練階段身體還不能行之有效應以外,大部分是由於姿式不正確或意念活動過重,必須隨時加以糾正。
        在前面已經幾次講到循序漸進的原則,這也是練功者不可忘記的。姿勢只可逐步要求正確細緻,意念活動也只能在入靜的基礎上逐漸增加,樁式的選擇也應該先易後難。有志學習技擊者應該在練健身樁有了一定基礎之後,再開始練技擊樁。這個標準就是在試力時感到空氣濃度很大,好象有了相當大的阻力,就可練習技擊樁了。練習技擊樁也應循序漸進,初練時只可練習矛盾樁(或練托寶貝樁亦可,但意念應逐漸增加),較難的樁法須待以後再練。有的人往往好高鶩遠,急於求成,殊不知瓜熟自然蒂落,水到自然渠成,揠苗助長,躐等而進,定必事與願違。爭于求成者往往有害無益,而潛心用功者往往于無意中收到很大效果。這是學功者所必須瞭解的。
        練功者還必須注意火候適度。所謂火候適度是多方面的,在姿勢的要求上必須注意全身的均整(勿失中和均),過松則懈,過緊則僵。其它如含胸緊背,頭向上頂,臀向下坐等具體要求,都要適度,不可過火。王師常談“一絕對便錯”,就是這個道理。意念活動不能過重,過重則造成緊張。就是練功也應適度,過去不少人為了技擊精進,用功太過,雖然拳術造詣甚深,而對身體健康反而有害,可以引為鑒戒。
        以上一般都是原則上應該注意的問題,以下再談初學者應該注意的具體事項:
        1.過飽過餓時均不宜練功,飯後如果練功,最早應隔開半小時。
        2.收功後不可立即飲食,特別是切忌立即飲水,須休息片刻再進飲食無妨害。
        3.練功前先解完大”悖憒綣羰庇Ψ潘梢恍
        4.情緒過分激動時不宜練功。在平時為了有益於身體健康,亦應儘量避免感情過於激動。 特別是學習技擊達到了一定程度後,更應謙虛謹慎,心氣和平,如果好勇鬥狠負氣爭強,則練功適以戕生。
        5.在戶外練功時,最好選擇風景優美,空氣清新的地方,如有樹木花草溪流湖泊之處最為適宜。•冬季如在室內練功,應該把窗子打開一些,使空氣新鮮。
        6.久練功者由於抵抗力增強,一般不易感冒,但練功過程中也應注意,夏日要避免日光曝曬,冬日應避免寒風侵襲。
        7.在練功過程中,任何時候胸部都應該放鬆,在用力時應小腹用力,不能以胸部用力。王師常說:“胸部用力是戕生的,小腹用力是養身的。”
       
        十、練功過程中的效應
       
        練功者只要根據舒適得力,循序漸進的原則,不自作聰明,不矯揉造作,就不會出什麼偏差,所產生的效應一般都正常的。但由於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感受也就不同,所出現的現象也就有很大的差異,現舉一些普遍的現象如下:
        1.初學者感到胳膊腿發疼發酸或胸部發緊是正常現象,也是初練功者的必經過程,不必介意,可休息 一下再練。但胸部無論何時都應放鬆。
        2.如果感到躁急難耐、心煩意亂,不必勉強支持,可睜開眼把手放下,原地休息片刻或散散步,待心情安定後再練。
        3.如果感到憋氣時,大多是胸部和腰胯未能放鬆,可停一下再練,矯正姿勢。
        4.如果感到發困時是正常現象,對身體有益無損,但練功最好達到神光內斂,湛然怡然。所以雖是正常現象,也應逐漸改正。
        5.有些初練站樁功的人在閉目練功時,身體搖動過甚。身體的輕輕搖動是有益無害的,但搖動過甚就容易發生偏差,特別是前後搖動,易使身體發緊。如果發現此情況時可把眼睜開,並用意念加以制止,對前後搖動亦可用意念引導改為左右輕微搖動。
        6.曾經發現個別人練功時反應很特殊,如跳躍,手舞足蹈,甚至發生過躺在地下打滾的現象。這都因為最初發現不正常現象時,未在意念中及時加以制止,以至越發展越嚴重。只要一發現時及時糾正,各種不正常的動作是完全可防止的。這雖是極其個別的情況,學者不可不知。
        7.一般練功者在最初練功階段中,多數出現食量大為增加,過一個時期即可恢復正常。練功時唾液增多是好現象,應徐徐咽下,對身體有好處。另外,練功一個階段後多數人身體雖未見發胖,但體重卻有增加。這都是正常的現象。
        8.身體上感到有如蟲爬、蟻走、肌肉跳動、身體顫抖、腸鳴、出虛恭、打嗝、噎氣,稍一活動骨作響等都是正常現象,凡是正常現象也不應過多注意,應聽其自然。
        9.凡在某處有病者,往往在練功時患處有特殊感覺,例如,腿關節有風濕症者在練功時往往在腿關節處出現酸、麻、脹、痛或發熱等感覺,這一般都是好現象,不必介意,應繼續練功。
        10.一般的正常效應是練功一個階段後,手上先有感覺,以後自覺手足變粗,手變重,指尖跳動,腋下出汗,身體內部有發熱感,遍身類似實行針法治療之感覺,但非常舒適。這都是練功有進步的正常現象。但是這些現象由於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出現有遲有早,不可故意追求。
       
        十一、對站樁功理論機制的幾點初步體會
       
        站樁功自先師王薌齋先生以之授徒並以養生樁(即健身樁)為治病以來,有些同門亦相繼將此功法傳播於世,有的醫院並以此作為各種慢性病綜合治療的措施,練習此功的人已逐漸增多,但對站樁功的理論研究工作還很缺乏。特別是先師在逝世前未作系統的著述,我同門等對先師的養生學和拳學,不過十得一二,僅見一斑。因此對先師所傳如何進一步加以整理研究,就顯得更為重要。德茂雖從師數十年,只可說粗涉藩籬,實尚未窺堂奧,現在再把個人的一些體會結合先師的教導談一下,作為引玉之磚。用健身樁來治療疾病雖然已為實踐所證實,但還有些人見到就那樣簡單的站著,懷疑未必能收到祛病延年的效果。對站樁功在醫療疾病上的機理作用,確實值得進一步研究,現在只談一下個人粗淺的看法。
        1.祖國醫學認為“心為君主之官”相當於現代醫學中大腦皮層神經中樞所起的作用,實為全身的主宰,人的思維和肢體臟腑的活動無不受其調節和支配。平時它的活動量是很大的,它的工作也是非常細緻和複雜的,不僅需要很多的營養物質,而其本身的功能亦起著很大的消耗作用。在練站樁功以後要求人靜並將大腦皮層的活動引導到適當的意念活動,這就使大腦皮層和神經中樞得到了相對的休整,由消耗作用轉而成為恢復和建設的作用,這對增進人的身體健康自然是有很大作用的。
        2.根據祖國醫學,經絡的暢通和氣血的調和是身體健康的根本。練習站樁功要求全身松靜自然,舒適得力,久久練習,經絡自得暢通,氣血自得調和,無病者自可防病,有病者可以轉為健康,能收祛病延年之效。
        3.一切局部運動,往往有利於此而有害於彼,有些有過於激烈的運動,對長期的身體健康來說更是得不償失。站樁功是動靜相兼的全身運動,使人的神經和肌肉同時得到鍛煉,對增強體制有很大的作用。古語有雲:百病乘虛而人。體質得到增強,可有病去病,無病防病,能保持人的身體健康,並延緩自然衰老。
        4.人的生理狀態可以影響人的精神狀態,人的精神因素也能影響人的生理狀態。換言之,五臟六腑的功能,四肢百骸的活動皆是有形,精神因素是通過所謂“心”,亦即大腦的活動則屬於意,形和意是互相關聯互相影響的。站樁功是形和意同時鍛煉的一種運動,形體的松靜自然、舒適得力,不僅使形體得到了鍛煉,對精神狀態也起了良好作用。在這種同時鍛煉相互作用的情況下,定會收到保健強身、祛病延年的效果。
        當然也還可以提出一些另外道理,個人認為上面四條是根本的。 也許有人會懷疑站樁功為什麼是技擊的基本功?對技擊有什麼作用?由於我們在這裡不是講技擊,不準備詳談技擊的精義,只就個人體會把這個問題略談一些。
        1.人的形體是受意念支配的,但形並不是都能準備執行意的命令。關鍵在於形和意的鍛煉,先師王先生稱之為有體認和無體認。王師常以使筷子作為比喻,為什麼右手使筷子能得心應手呢?一般人左手都不能熟練地使筷子呢?這就是右手有體認,左手沒有體認。在四肢百骸也無體認,也就是俗語所說的“不聽話”的情況下,豈能談到技擊。要使形和意達到非常諧調的境地,只有通過形和意的鍛煉。古人有雲:“天君泰然,百體從命。”天君就是指心意而言。這就是站樁功由靜中求動的基本道理。
        2.站樁功不僅使大腦皮層神經中樞得到恢復和休整,對全身神經末梢也是很好的訓練,所以功力越深,反應越為迅速。技擊時在臨敵應變中瞬息萬變,其反應之迅速有不期然而自然者。如先師祖郭雲深先生,先師王薌齋先生在技擊時反應之迅速,有不可思議之妙,甚至有人乘其不備,不僅不能得逞,反遭挫敗。這樣反應迅速的能力,皆由站樁功力深厚中得來。
        3、前面已經講過,王師常談的技擊各種力皆需由站樁和試力中求得。當然站樁和試力與實際比拳和推手還有一定的距離,臨機應變之機智果敢,發力時機和力量大小之適當等等,均需於實踐中求得。但是各種力量既已求得,發力和實際操作是比較容易的。欲得各種力,需於形體不動和微動中體會和求得,所以站樁和試力是拳術中最基本的和比較困難的工夫。學拳者應將主要精力和時間用在站樁和試力方面,就是這個道理。各種力不是同時可以求得的,站樁和試力的功力愈深,其力愈全,所以在技擊上已有相當成就的,也必須經常不斷地在站樁和試力中下工夫求得深造。
        4.或者有人認為克敵制勝,自衛防身,雙方交鋒,間不容髮,以站樁之松靜,試力之柔緩,與人角技,未免迂闊。殊不外動之力不如內動之力,外動之速不如內動之速,古代兵法上說: “善動兵者守如處女,出如脫兔。”精於技擊者也是這樣,在臨敵應變時,靜則松靜自然,渾噩無方,使對方無隙可乘;動則迅雷掣電,石破天驚,使對方無從抵禦。無論靜和動都是氣定神閑;如行雲流水極其自然。一般人臨敵時自謂精神集中,實則頭腦緊張,自覺攢拳怒目,實則遍體僵直,與人角技是沒有不失改的。善於技擊者在動靜鬆緊之間掌握的是極其適當的,非平時在站樁和試力中下功夫,不能到此境地。
        5.有的人不懂拳學的道理,感到站樁和試力既不花團錦簇,又不緊張熱烈,懷疑這種功法的作用。實則技擊之道應求實用,不必追究美觀,站樁試力是由無力中求有力,由笨拙中求靈巧。先師所傳:“大動不如小動,小動不如不動,不動之動才是生生不已之動。”先師並曾解釋說:“外邊大動裡邊不動,外邊不動裡邊大動。”所以不動之動才是內動。至於臨敵時動愈小則愈速,敵未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完全切於實用。花團錦簇、緊張熱烈,但求美觀之姿勢,是並不切於實用的。
        拳學之妙理,有時但可心領神會,有非言語所可表達,筆墨所可形容者。欲在實踐中體會拳學的妙理,必須從站樁人手。站樁功似易實難,似難實易。所說它難是由於學無止境,練功幾十年也難盡其奧妙。所說它易是由於人人可練,很少出偏差,只要堅持下去,就會不斷進步。但是先師王薌齋先生曾說研究拳學“百日一小成,千日一大成”,這當然是指各方面條件都具備而又刻苦用功的人,不過由此也可以理解到,只要肯于用功,深造並非難事。凡習練此功的,只要具有恒心毅力是一定會大有成就的。 附:楊德茂先生簡介
       
        楊德茂先生,北京人,早年曾隨太極名家王茂齋先生習太極拳,頗有造詣,尤精於推手。後與王薌齋先生比試推手,深服薌老之聽勁與發力,遂拜在其門下改習大成拳。由於其為人誠樸,頗得真傳,被譽為大成門中的推手第一,亦為王選傑先生的啟蒙老師之一。其所著之《站樁功概論》,系統地論述了站樁功的理論與練法,對於習意拳、大成拳及站樁功者,是必不可少的指導性文章。其成書于文革中,油印冊數較少,間有傳抄本流行,然亦多有訛奪,今據油”菊磯桑3至宋惱略玻曬┩姥把芯恐謾 錄自《禪拳合一的中國武術---大成拳》(胥榮東 編著 北京 宗教文化出版社 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