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文章

《湯液經法》奠定《傷寒論》基礎

發佈時間:2015/5/10 9:59:30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     作者:錢超塵 北京中醫藥大學

        《漢書•藝文志•經方類》曰:“《湯液經法》三十二卷。”據傳作者為商之伊尹,故又名《伊尹湯液》。《湯液經法》梁•陶弘景後失傳,是以《隋書經籍志》未加著錄。
        皇甫謐《針灸甲乙經序》雲:“仲景論廣《伊尹湯液》為十數卷,用之多驗。”北宋校正醫書局林億《傷寒論序》亦稱《傷寒論》源于《湯液經法》:“夫《傷寒論》 蓋祖述大聖人之意,諸家莫其倫擬。故晉•皇甫謐序《針灸甲乙經》雲:伊尹以元聖之才,撰用《神農本草》以為《湯液》,漢•張仲景論廣《湯液》為十數卷,用 之多驗。近代太醫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遺論甚精,皆可施用。是仲景本伊尹之法,伊尹本神農之經,得不謂祖述大聖人之意乎?”
        北宋校正醫書局于治平二年(西元1065)將《傷寒論》雕版刊行,自此《傷寒論》傳本歧出局面結束,醫家皆以宋本為定本。
        北 宋治平二年本為大字本,元佑三年(西元1088)刊刻者為小字本。大字本、小字本無注,不便醫家使用,流傳日稀,至明幾成絕版。明萬曆二十七年(西元 1599)江蘇常熟著名藏書家趙開美偶得北宋小字本《傷寒論》而翻刻之,逼真原貌,後世稱趙開美翻刻本為“宋本傷寒論”。趙開美本刊行後,所據之底本旋即 亡佚。
        趙開美翻刻本我國僅存五部,筆者皆目睹之,手撫之:中國中醫科學院圖書館一部、臺灣故宮博物院圖書館一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圖書館一部、上海中醫藥大學圖書館一部、上海圖書館一部。真乃書林之奇珍,醫家之重寶也。
        趙 開美本《傷寒論》每卷首頁皆題“漢•張仲景述”。南宋•趙希弁《郡齋讀書後志》卷二雲:“仲景《傷寒論》十卷,漢•張仲景述”。明代著名藏書家及刻書家毛 氏《汲古閣毛氏藏書目錄》亦雲:“仲景《傷寒論》十卷,漢•張仲景述”。“述”者,謂遵循舊說而不別立新義。《論語•學而》:“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墨子•非儒篇》“述而不作”作“循而不作”。《說文》:“述,循也”,謂沿循往軌也。則“張仲景述”者,謂仲景遵行舊說而為《傷寒論》也。張仲景為時之 大醫,當有治驗融於《傷寒論》中,然著作主體為循先賢之舊軌、錄前人之成方而為書。
        仲景依《湯液經法》而為書,亦見梁•陶弘景《輔行訣五臟用藥法要》(簡稱“輔行訣”)。《輔行訣》雲:
        商有聖相伊尹,撰《湯液經法》三□,為方亦三百六十首。上品上藥,為服食補益方者百二十首;中品中藥,為療疾祛邪之方,亦百二十首;下品毒藥,為殺蟲辟邪癰疽等方,亦百二十首。凡共三百六十首也。實萬代醫家之規範,蒼生護命之大寶也。
        接著又說,漢末魏晉六朝醫家皆以《湯液經法》為至寶,依為軌範,並有發展:
        漢晉以還,諸名醫輩:張機、衛汛、華元化、吳普、皇甫玄晏、葛稚川、范將軍等,皆當代名賢,咸師式此《湯液經法》,湣救疾苦,造福含靈。其間增減,雖各擅其異,或致新效,似亂舊經,而其旨趣,仍方圓之於規矩也。
        《輔行訣》指出,仲景師式《湯液經法》撰寫《傷寒論》一部,這就為皇甫謐《針灸甲乙經序》、林億《傷寒論》序稱仲景依《湯液經法》而為書提供了可信資料。
        《輔行訣》又雲:
        外感天行,經方之治,有二旦、六神、大小等湯。昔南陽張機,依此諸方,撰為《傷寒論》一部,療治明悉,後學鹹尊奉之。山林僻居,倉卒難防,外感之疾,日數傳變,生死往往在三五日間,豈可疏乎?若能深明此數方者,則庶無蹈險之虞也。今亦錄而識之。
        張仲景《傷寒論自序》亦雲:“勤求古訓,博采眾方”,其勤求博采者為《湯液經法》。
        《湯液經法》32卷成書於西漢,就13方觀之,我國方劑學在西漢已經進入成熟階段。西漢前期道家思想頗受重視(見司馬談《論六家要旨》),因而方劑名稱亦受到道家思想影響。東漢末社會思潮發生重大變化,影響到方劑名稱亦有改變。《輔行訣》對此有說:
        陽 旦者,升陽之方,以黃芪為主;陰旦者,扶陰之方,以柴胡為主;青龍者,宣發之方,以麻黃為主;白虎者,收重之方,以石膏為主;朱鳥者,清滋之方,以雞子黃 為主;玄武者,溫滲之方,以附子為主。此六方者,為六合之正精,升降陰陽,交互金木,既濟水火,乃神明之劑也。張機撰《傷寒論》,避道家之稱,故其方皆為 正名也,但以某藥為名,以推主為識耳。  
        張仲景“以某藥為名,以推主為識”,改變西漢方劑名稱之道家色彩,是方劑學一次重大變革。
        最後的結論是:《傷寒論》以《湯液經法》為基礎而成書。
        《輔行訣》原藏敦煌藏經洞,後為河北省威縣張渥南購得,傳于嫡孫張大昌,“文化大革命”中被毀。《輔行訣》抄本已出版,見張大昌、錢超塵主編之《輔行訣五臟用藥法要傳承集》。
       
        連結
        《輔行訣》所錄13方
        下錄之13方,原載《湯液經法》,後被仲景收入《傷寒論》。“昔南陽張機,依此諸方,撰為《傷寒論》一部”指此。《傷寒論》方證散佚甚多,下述13方,在《傷寒論》中或有名無方,或方名皆亡。謹錄如下:
        1.小陽旦湯
        治天行發熱,自汗出而惡風,鼻鳴幹嘔者。桂枝三兩,芍藥三兩,生薑二兩切,甘草炙二兩,大棗十二枚。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服已,即啜熱粥飯一器,以助藥力。稍令汗出,不可大汗流漓,汗之則病不除也。若不汗出,可隨服之,取差止。日三服。
        按:此為《傷寒論桂枝湯方,見第12條。《傷寒論》陽旦湯名見第30條,有名無方。
        2.正陽旦湯
        (上方)若加飴一升,為正陽旦湯。
        3.小陰旦湯
        治天行身熱,汗出頭目痛,腹中痛,幹嘔下利者。黃芩三兩,芍藥三兩,生薑二兩切,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服湯已,如人行三四裡時,令病者啜白胾漿一器,以助藥力。身熱去,自愈也。
        按:此為《傷寒論黃芩湯加生薑也。見第172條。芍藥作二兩。服法文字少異。
        4.大陽旦湯
        治凡病汗出不止,氣息惙惙,身勞力怯,惡風涼,腹中拘急,不欲飲食,皆宜此方。若脈虛大者,為更切證也。黃芪五兩,人參桂枝生薑各三兩,甘草炙二兩,芍藥六兩,大棗十二枚,飴一升。右七味,以水一鬥,煮取四升,去滓,內飴,更上火,令烊已。每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5.大陰旦湯
        治凡病頭目眩暈,咽中幹,每喜幹嘔,食不下,心中煩滿,胸脅支痛,往來寒熱方。柴胡八兩,人參黃芩生薑各三兩,甘草炙二兩,芍藥四兩,大棗十二枚,半夏一升洗。上八味,以水一鬥二升,煮取六升,去滓,重上火,緩緩煎之,取得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按:此為《傷寒論》小柴胡湯方。見第37條。無芍藥。
        6.小青龍湯
        治天行,發熱惡寒,汗不出而喘,身疼痛,脈緊者方。麻黃三兩,杏仁半升熬打,桂枝二兩,甘草炙一兩半。右方四味,以水七升,先煮麻黃,減二升,掠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八合,必令汗出徹身,不然恐邪不盡散也。
        按:此為《傷寒論麻黃湯方。見第35條。
        7.大青龍湯
        治天行,表不解,心下有水氣,幹嘔,發熱而喘咳不已者。麻黃去節,細辛、芍藥、甘草炙、桂枝各三兩,五味子半升,半夏半升,乾薑三兩。右方八味,以水一鬥,先煮麻黃,減二升,掠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一方無乾薑,作七味。當從。
        按:此為《傷寒論》小青龍湯方。見第40條。《傷寒論》“溫服一升”下之大段文字,疑為北宋校正醫書局孫奇等所加之注。南宋小字本《傷寒論》或趙開美《仲景全書》將此注成與經文字體大小相同之字而竄入正文。成無己《注解傷寒論》將此大段文字引為小注,可謂有識。
        8.小白虎湯
        治天行熱病,大汗出不止,口舌乾燥,飲水數升不已,脈洪大者方。石膏如雞子大棉裹,知母六兩,甘草炙二兩,粳米六合,右四味,先以水一鬥,熬粳米,熟訖去米,內諸藥,煮取六升,溫服二升,日三服。
        按:此為《傷寒論》白虎湯方。見第176條。主治表述異。白虎湯《傷寒論》不分大小。
        9.大白虎湯
        治天行熱病,心中煩熱,時自汗出,舌幹,渴欲飲水,時呷嗽不已,久不解者方。石膏如雞子大一枚打,麥門冬半升,甘草炙二兩,粳米六合,半夏半升,生薑二兩切,竹葉三大握。右方七味,以水一鬥二升,先煮粳米,米熟訖去米,內諸藥,煮至六升,去滓,溫服二升,日三服。
        按:此為《傷寒論竹葉石膏湯方。見第397條。將生薑換為人參
        10.小朱鳥湯
        治天行熱病,心氣不足,內生煩熱,坐臥不安,時下利純血如雞鴨肝者方。雞子黃二枚,阿膠三錠,黃連四兩,黃芩、芍藥各二兩。右五味,以水六升,先煮連、芩、芍三物,取三升,去滓,內膠,更上火,令烊盡,取下,待小冷,下雞子黃,攪令相得。溫服七合,日三服。
        按:此為《傷寒論黃連阿膠湯方。見第303條。主治表述異。朱鳥湯又稱朱雀湯。
        11.大朱鳥湯
        治 天行熱病,重下,惡毒痢,痢下純血,日數十行,羸瘦如柴,心中不安,腹中絞急,痛如刀刺方。雞子黃二枚,阿膠三錠,黃連四兩,黃芩、芍藥各二兩,人參二 兩,乾薑二兩。右藥七味,以水一鬥,先煮連、芩、參、薑等五物,得四升訖,內醇苦酒二升,再煮至四升訖,去滓。次內膠於內,更上火,令烊。取下,待小冷, 內雞子黃,攪令相得即成。每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12.小玄武湯
        治天行病,腎氣不足,內生虛寒,小便不利,腹中痛,四肢冷者方。茯苓三兩,芍藥三兩,白術二兩,乾薑三兩,附子一枚炮去皮。右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七合,日三服。
        按:此為《傷寒論》真武湯方。見第82條。
        13.大玄武湯
        治腎氣虛疲,少腹中冷,腰背沉重,四肢清,小便不利,大便鴨溏,日十餘行,氣惙力弱者方。茯苓三兩,白術二兩,附子一枚炮,芍藥二兩,乾薑二兩,人參二兩,甘草二兩炙。右七味,以水一鬥,煮取四升,溫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按:此為《傷寒論》真武湯與理中丸合方。見第386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