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文章

當歸四逆湯的功效及臨床運用

發佈時間:2015/6/14 9:53:21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來源:互聯網

        中醫說腎是先天之本,如果先天之本出現了虛寒,我們該怎麼辦呢?這裡我們談談溫補腎陽的方劑。
        腎陽虛的表現
        如果你有下列一些情況,你的腎陽可能已經不足了。1.入冬後,感覺很怕冷,不那麼抗寒,晚上睡覺前如果不用熱水好好泡腳,很長時間手腳都不得暖和,甚至需要穿上襪子睡覺;2.臍部受涼後容易腹瀉;3.有時候有些腰痛,尤其是腰骶部,參加體力勞動或者性生活稍微多些的時候加重;4.小便次數多,尤其是夜裡要起來好幾次,大便經常不成形;5.有些嗜睡,尤其是春夏兩個季節,天稍微暖和點就昏昏欲睡。或看電視時呼呼入睡,而到真正睡覺時又反而睡不著。
        這些都是腎陽虛弱的表現,腎陽不足,臟腑的機能就會隨之衰減,人也就衰老得快,《傷寒論》對此用四逆湯治療。
        四逆湯的藥物組成及功效
        四逆湯由生附子乾薑、炙甘草三味藥物組成,《傷寒論》用於治療少陰虛寒證。什麼是少陰虛寒證呢?就是由腎陽虛衰引起的全身虛寒病症,常表現為手腳、甚至四肢發涼,或冷如冰,猶如赤腳站在雪地裡一般(《傷寒論》原文稱作“四肢厥逆”,四逆湯就是治療四肢厥逆的,故名四逆湯),惡寒怕冷,大便往往是不成形的,甚至經常腹瀉,還有部分病人伴有出冷汗,脈微弱,精神萎靡不振,《傷寒論》稱作“但欲寐”,就是極度沒有精神,眼皮抬不開,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是臟腑機能衰弱的表現。
        《傷寒論》中所說的這些情況,有一些屬於心衰、腎衰、休克的狀態。這些狀態較為緊急,治療應迅速的大補陽氣,才能令手腳、四肢回暖,挽救病人的生命。中醫稱作“回陽救逆”。
        回陽救逆,必須使用四逆湯這些有附子乾薑的方劑,而且須用生附子,才能迅速大力地回升陽氣。但是毋庸諱言,對於急性心衰、休克的急救,中醫門診上很少能做到,因為這樣的病人在普通門診上根本見不到,一般要到急診,西藥點滴急救治療,因這樣給藥速度快。不過,《傷寒論》中的四逆湯,也有提取的針劑,強心的效果也很不錯,用於治療心腦血管疾病。
        四逆湯的臨床運用
        門診上常見腎陽虛的病人,常用的則是炮附子組成的四逆湯,治療惡寒怕冷、手腳冰涼、長期腹瀉的病人,以及慢性心衰、腎衰的病人。這種脾腎虛寒的情況,不僅老年人有,年輕人也有。舉一個病案:
        一個20歲小夥子,是北京某大學的學生,大便溏瀉,每天3~4次,夾雜不消化的食物,腹痛喜溫、喜揉按,手腳冷如冰,以腳冷為重,以致影響睡眠,晚上需穿棉襪子睡覺,冷汗自出,飲食尚可,舌苔白膩,脈虛數。這是一派脾腎虛寒的表現,而翻開病歷,卻見前醫開的是葛根芩連湯,令我大惑不解。葛根芩連湯是治療熱性腹瀉的,該病人所得是虛寒腹瀉,絕對不能清熱,用清熱藥,等於是以寒治寒,無異於雪上加霜。所以,病人吃完葛根芩連湯後,曾腹瀉不止兩天,四肢厥冷,晚上根本無法入睡。當務之急,當溫補脾腎之陽,驅除內寒,處以四逆湯合理中湯,等於附子理中湯,並加紅參。服完7劑,腹瀉停止,手腳轉溫,汗也不出了。又服7劑鞏固。
        大多數情況下少陰虛寒證都是表現為四肢厥冷的症狀,因為正常的人體,陰陽是平衡的,陰寒盛了,陽氣必然就虛。但在極個別的時候也會出現另外一種情況,即當陰寒大盛的時候,可以把虛弱的陽氣逼出於體表,反而見到體表的一些熱象,如低燒、四肢灼熱、口渴等,這叫做“真熱假寒”,治療不能用涼藥,反而要使用大劑量的熱藥,如四逆湯要加重劑量使用(四逆湯加重劑量叫通脈四逆湯)。這種假像往往非常迷惑醫生,稍不仔細辨證就會上當,讓病人痛苦。我也遇到過這些情況,舉一例說明。
        一個70歲女性病人,患皮肌炎。見四肢灼熱而脹,甚則灼痛,舌苔黃膩,初用四妙合白虎加桂枝湯法,先小效,繼不效,後反加重,舌苔不去。細察其候,其四肢熱脹、灼痛,遇冷加甚,喜厚衣加身,口渴喜熱飲,辨為“其熱在皮膚,寒在骨髓也”(《傷寒論》第11條語),改用通脈四逆湯合附子湯、腎著湯法(附子湯:炮附子人參白芍茯苓、白術。腎著湯:茯苓乾薑、白術、甘草)加減,兩月而收功(其中炮附子用至30克、乾薑用至24克),繼以當歸四逆湯善後。
        附子的作用與毒性
        附子,屬於毛茛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烏頭的子根的加工品,大辛、大熱,有毒,歸心、脾、腎經。生附子具有回陽救逆的作用,用於陽氣衰亡的冷汗自出,四肢厥逆,脈微欲絕等,急性心肺衰竭、休克等多見此種情況。附子經過炮製後,毒性降低,用於一般的陽虛證治療,像我們開始所說的那些情況。附子這個藥的溫補能力極強,是強力動能中藥,五臟六腑、十二經脈任何一處陽氣虛弱,都可以用附子溫補,尤其是它的溫腎陽、補衛氣的作用更為迅捷,扶陽固表,能短時間內大幅度提高人體免疫防禦作用,是治療陽虛出冷汗、老年傷寒、免疫功能下降、心腎功能衰退等病症的良藥。此外,附子還可以除寒濕,治療風濕、類風濕性關節炎,遇寒就全身骨節疼痛的病症。
        但附子含烏頭堿,有毒性,是有毒中藥的典型代表,用好了可以拯救患者,使用不當會造成嚴重毒副作用,甚至危及生命。附子中毒的症狀有:口腔灼熱發麻,流涎,噁心,嘔吐,出虛汗,疲倦,呼吸困難,瞳孔散大,嚴重可致呼吸中樞麻痹,引起心臟驟停。
        引起附子中毒絕非只和劑量大小有關,其中毒的原因很多,包括藥材品質、炮製方法、長期過量的服用、配伍不合理和煎煮方法不恰當等。
        附子經過正確的方法炮製後,毒性成分大多會被破壞,而強心的成分依然保留下來,附子用於治療心律失常、心動過緩、心力衰竭、各種休克的有效率達86.5%。我治療過一些心動過緩的病症,基本上都是用炮附子達到提高心率的目的,有一個病人的心率到了38次/分鐘,醫院要求他裝起搏器。我用四逆湯加細辛麻黃,服兩個月,心率提升到65次/分鐘。
        服用附子一旦中毒,出現嘴麻、流口水、頭暈等,可用上好肉桂三、五錢泡水服之,輕者立解,重者漸愈,切忌多飲冷水洗胃解之,否則可加重其中毒程度。
        門診時有很多病人詢問要怎樣煎煮附子等有毒的中藥?這類藥一般要先煎1個小時,至少也需要40分鐘,在開方子時我們會在處方中附子這味藥的右上角或後面注明先煎。我們自己煎煮附子時,掌握煎煮的火候有一個訣竅:取一片煎過的附子,咬一口慢慢咀嚼,如果沒有麻口的感覺,表明煎煮火候到了,這時可以放入其他藥物,如果仍感覺麻口,則需繼續煎煮。
        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說明,因煎煮附子時間較長,藥鍋中的水容易被耗幹,有些人就中途加冷水。這樣做寒熱相激,反而增加附子的毒性,屬於大忌。所以,煎附子前應充分估計好水量,一次加夠。如果中途發現水快煎幹,應該先關火,待藥冷卻後再加入適量冷水,然後重新開始煎煮、計時。即使中途加水,也一定要加開水。
        當歸四逆湯的藥物組成及功效
        當歸四逆湯不是四逆湯的變方,儘管以“四逆湯”命名,但它不屬於四逆湯的系列,是《傷寒論》治療另外一類手足發涼的方子。
        當歸四逆湯組成是:當歸白芍桂枝細辛木通(目前多用通草代替)、炙甘草大棗
        《傷寒論》:“手足厥寒,脈細欲絕,當歸四逆湯主之。”手足厥寒,就是手足發涼,尤其是一到冬天更涼,手腳的皮膚暗紫象茄子色,或者指尖、趾尖麻木,或伴有疼痛,有些還會長成凍瘡。脈細欲絕,是血虛的表現,血少了,血液流動的慢,加上有寒,血液流動就會更加遲滯。所以,這個方子所治療的手腳發涼,主要見於末梢血液迴圈不良的疾病,象血栓閉塞性脈管炎、雷諾病、凍瘡、硬皮病、風濕性關節炎、小兒麻痹症等。
        方中當歸白芍養血活血,既可以增加血流量,又可以疏通血脈,對改善末梢血液迴圈有針對性。病情比較重者,可加上川芎一起使用,因為後者為血中之氣藥,走竄性強,能通行十二經脈。
        桂枝細辛,溫經通絡,善於祛除經脈中的寒氣,加上木通,其通利血脈的作用更強,可有效增加末梢血液的迴圈。
        炙甘草大棗,既能補氣,又能生血。
        當歸四逆湯的臨床運用
        當歸四逆湯藥性平和,但補力很強,臨床治療手足冷痛麻木的病症,使用率極高。我用此方治療手腳涼麻的病症有上百例,效果都非常肯定。若加上雞血藤丹參牛膝,效果更好。
        一個女孩,身材修長,皮膚白皙,手腳發涼,手涼為甚,她自己稱她的手像死人的手一樣,我握了握,覺得她說的一點都不誇張。兩手下垂時間長一點,就會感到麻木,經常搓手以求症狀改善。這個病人還有一個特徵,就是脈搏非常的細,由此可以真切地體會張仲景所說的“脈細欲絕”的感覺。伴有月經稀少。這就是典型的血液迴圈不良,屬於血虛寒凝。用當歸四逆湯加雞血藤丹參生薑桑枝。連服一個月,症狀消失,當月的月經量也有明顯增加。
        當歸四逆湯用途很廣,凡是屬於血虛寒凝的病症,都可以使用。如寒凝在經脈,四肢關節疼痛,或見腰腿痛,遇寒加重;如寒凝在子宮,就會導致月經推遲、量少,經來時腹痛、噁心,小腹冷痛。
        一個小女生,月經來潮時貪吃冰棍兒,導致之後每次月經時小腹劇烈疼痛,噁心嘔吐,必須服止痛藥片。後來在月經前一周給她喝當歸四逆湯7劑,痛經從此痊癒。
        當歸四逆湯還可以治療男子不育、精蟲減少、陰囊潮濕或遇寒抽搐、會陰部發涼。
        對血液迴圈不好、手腳發涼的朋友,可以在家中配服本方加生薑,用量:當歸15克,白芍15克,桂枝10克,細辛5克,通草6克,生薑15克,大棗10克,炙甘草6克。水煎服,每天1劑,每劑煎煮2次,分2次喝。1周為1個療程,可連服2~3個療程。本方還可以預防冠心病、腦血管病、婦女痛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