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文章

JT叔叔《傷寒論慢慢教》--小柴胡湯

發佈時間:2015/6/21 20:10:22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來源:互聯網

        歷代的柴胡劑,是從四逆散裡變化出柴胡疏肝湯、逍遙散變化出其他方。
        而小柴胡湯治的是少陽病,所以歷代從不把它列入“保肝藥”,少陽病跟肝臟沒有太多的關係,甚至可以說,中醫所說的肝氣鬱結、疏肝解鬱、調肝保肝,跟這個實質的“肝臟”都不一定有太多的關係。因為實質的肝,比如說,脂肪肝,用實脾散,實脾散裡面並沒有疏肝解鬱的藥,那是濕阻中焦;實脾散是真武湯底。肝忙不過來、毒性都化解不掉,要幫它排毒、讓它輕鬆點,可能用的是綠豆黃、蜆粉、半夏瀉心湯,這裡不一定有柴胡、芍藥。
        今天說的黃疸病,總有機會跟肝膽相關了吧?對不起,張仲景把它分類到〈陽明篇〉,為什麼?因為造成黃疸的肝膽病變,那是消化軸(陽明區)的事情,搭不到六經傳變的“少陽病”。
        所以,處理實質的肝時,很多的東西跟柴胡劑其實一點也搭不到,實質的肝,有另外的打法;柴胡劑所活躍的領域是另一個領域。很難定義,因為,跟長輩在討論少陽區塊的時候,小朋友幾乎講什麼都會被修理,比如說,少陽區塊包含了膽跟三焦,我說“三焦是不是淋巴?”大人就會說:“不可以說是淋巴,因為很多病,證明它不是淋巴。”
        因為少陽區塊是一個很特殊的區塊,定義它是不容易的事情。說到肝的血分、氣分跟柴胡證,還可以再加上神經疾患──就是柴胡龍骨牡蠣湯證中拆解出來的一大堆東西,容易被驚嚇、恐慌,西醫歸類到神經的疾病,其實還是有可能從少陽區塊去醫。
        首先來看,後代醫家說的“疏肝解鬱”,跟少陽區塊有什麼關係?
        足少陽是膽經;手少陽是三焦經。要疏肝解鬱,為什麼不走厥陰肝經?
        因為直接走厥陰經的藥,比如當歸四逆湯,或者是桂林古本的桂枝當歸湯、烏梅丸,都是直接走厥陰經的藥。厥陰病有較多東西是關係到實際上的肝。
        那少陽病呢?好像是膽經的區塊、手少陽三焦的區塊,當它運行得順暢的時候,肝氣就會比較通暢。不過這一點不重要,因為要緊的是,要能夠定義出張仲景說的少陽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所謂的柴胡劑衍生出來的很多方子,或者說少陽病會那麼關係到中國人說的“鬱”這個字?少陽病的特徵就是人很“鬱卒”。
        什麼是狹義的少陽?功能的少陽?廣義的少陽?
        最標準的少陽,要用《內經》來說,很單純就是足少陽膽經。足少陽膽經從頭到腳這樣繞人的側邊區域,經過的重要穴位,是超級沒有節操的,像一個愛八卦的人,每家都要去串個門,它經過人體所有平常不太對話的重要臟器,把它們串聯在一起,是人體的八卦之經。
        手少陽三焦,因為足少陽膽經本身就像個愛打聽消息的人,如果覺得打聽得還不過癮,可能就會去找一家偷拍公司來幫忙,人體的偷拍公司,就是這個三焦系統。三焦,像人體裡面有一個很大的腑,貫串人體所有五臟六腑,形成一個能量的網。至於三焦是肉體的存在還是靈魂的存在?是有爭議的,姑且不論。
        所以足少陽膽經就發現:“手少陽三焦這個東西,很好用!它每一家都經過,要知道什麼事,都會告訴我!”所以足少陽膽經跟手少陽三焦經就會有緊密的聯繫。所謂的足少陽“經”病,臨床上往往同時就等於手少陽三焦“腑”病。就是如果三焦是一個腑的話,足少陽經的病跟三焦腑病,多半是一起發生的。
        什麼樣的病是手少陽三焦腑病?
        狹義的少陽
        狹義的三焦,就是《黃帝內經》裡講的,“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三焦,是挖水溝的官、挖出水道,那就是淋巴。“三焦是淋巴”是最形而下,也最不穩妥的一個說法。
        因為少陽膽經經過人的身體側面,是淋巴最容易走的地方。而往往少陽經病,可以伴隨著這些地方的淋巴不通,所以在臨床上,看到一個人淋巴結一坨坨腫出來,小柴胡湯一帖下去馬上就好,所以我一直以為小柴胡湯是清淋巴的藥,但這件事情上,認知其實可能是錯誤的,後來就有學過西醫的人來糾正我,說:“拜託,淋巴這東西它自己是不會發炎的,淋巴會結塊,那一定是別的地方在發炎。”也就是說,我理所當然地認為“小柴胡湯一下去,淋巴就掃乾淨,清三焦就是清淋巴”,可是事實上人的淋巴不一定有什麼可掃乾淨的,是血液在發炎,淋巴才會結塊,所以小柴胡湯在這個事情來講,可能其實是掃血液,不是掃淋巴。它說不定是把其他東西打得很乾淨,“淋巴打得很乾淨”只是結果之一。
        如果小柴胡湯果真是淋巴藥的話,那淋巴癌它應該會很好用,因為它力道很大,可是淋巴癌用小柴胡湯,並不見得好用,所以我們知道專門的淋巴藥,跟“經方的柴胡劑”可能是有一線之隔。
        至於說慢性的淋巴腫,那可能是虛勞的建中湯證,不是柴胡湯證。
        經方之中,代表性的清三焦的藥是柴胡湯,補三焦的藥,是《輔行訣》裡的黃芪建中湯(《傷寒雜病論》裡面的黃芪建中湯,張仲景黃芪的量放得很少,可是《輔行訣》裡的黃芪放得很多。)
        從《輔行訣》來看一下古代《湯液經法》的結構,看起來很美,古方的世界裡,小陽旦湯是什麼?就是今天的桂枝湯,藥味是桂、芍、草、薑、棗,《輔行訣》裡的小陰旦湯是什麼?是芩、芍、草、薑、棗,所以桂枝,一個溫開的藥,跟黃芩一個涼性的藥,行成一個對照。桂枝湯治療的,是表面受到風邪;黃芩湯治療的,是裡面有風邪、會肚子絞痛的熱性下利。如果桂枝湯在《輔行訣》裡面再加一味飴糖,就是麥芽糖,叫正陽旦湯,這樣的結構很像小建中湯,不過小建中湯的芍藥有加倍,加飴糖的正陽旦湯,芍藥不加倍,但意思是類似的,效果也差不多。
        大陽旦湯跟大陰旦湯呢?正陽旦湯上面呢,如果芍藥乘以二,有飴糖、再加黃耆五兩之多,這叫大陽旦湯,可能這就是古方世界真正的黃芪建中湯,黃芪放到五兩這麼多。如果是小陰旦湯,加上柴胡八兩、半夏半碗,這就是大陰旦湯,也就是後來的小柴胡湯加芍藥,所以張仲景的小柴胡湯,在古方的世界叫做大陰旦湯。以實際療效來講,大陽旦湯是最補三焦的,大陰旦湯是最清三焦的。
        頸部的“淋巴”結塊,要一下就把它除掉,小柴胡湯可以用,但是小柴胡湯有沒有辦法把它醫到好?要用補藥,建中湯之類,或是柴胡劑再搭補腎藥,才能把它醫到好,就是體質上的問題要建中湯才能調節,小柴胡湯只是把它清乾淨,但是虛勞的人就是淋巴很容易堆東西的人,所以要先改善他虛勞的體質。
        既然“三焦藥”的柴胡湯或者是建中湯,都或多或少地對解剖學說的“淋巴”有作用;而且,柴胡湯或建中湯所調節到的所謂“免疫機能”,也和淋巴的運作有高度的重疊性。乍看之下,好像三焦就是淋巴了?
        但是,如果回到中醫的視角,又會發現:中醫說的“三焦”或是“少陽”的運作,仍有很多東西是“淋巴”所不能包含的。
        比如說,教真武湯的時候,有帶到過一點少陰病,那時候我說,扁桃腺發炎,常常是少陰區塊虛了,從少陰治。
        其實呢,扁桃腺發炎,有另一類型,就是少陽病,如果扁桃腺發炎,是發生在“小孩子”身上的時候,就要看有沒有少陽主證或是建中湯主證。
        一種“腺性病體質”,就是小孩子三天兩頭扁桃腺發炎、喉嚨痛,這樣的體質。看這個小孩,是不是虛勞的體質,是的話就會開建中湯,或者是看有沒有柴胡證,有的話就開小柴胡湯,然後就可以讓這個小孩,變成一個不太會扁桃腺發炎的狀態。也就是說,在小孩子身上的扁桃腺發炎,好像不一定要算到“少陰”去?這是一個比較特別的狀態。
        之前有朋友說,他的老師年輕的時候,扁桃腺很會發炎,後來吃了夏枯草煮雞蛋,就都不發了。我這朋友三十來歲,也照著這麼吃,結果,感冒時,扁桃腺,照爛不誤。這一類的方子,就是典型的“兒童與青少年專用”的方劑,過了三十歲,就很沒效;過了三十五歲,再吃,就幾乎沒什麼可期待的了。
        兒童是“稚陽之體”,一個在發展中的人體,成長還沒有完成的時候,很多問題可以從少陽治;但是一旦已經不再使用這個區域,扁桃腺發炎就是從少陰治了,在發育中的兒童、青少年身上可能會看得到這個現象。
        所以這個兒童腺性病的體質,就會變成走三焦的藥,或者建中湯,或者柴胡湯,這樣可以體現出少陽的兩個面的治法的這件事情。
        功能的少陽
        四逆散(柴芍枳草湯)的功能少陽
        什麼叫做功能的少陽?就是如果用西醫的角度來尋找中國人所謂的少陽,足少陽膽經的病,人會鬱悶,會失調,或者柴胡枳實芍藥甘草湯證裡講的,膽氣不降,所以消化不良,常常歎氣;或者《黃帝內經》講的,少陽有病,人會喜歡歎氣、不講話……這些所謂的鬱悶,“鬱”字,如果用西醫的眼光來找人體的少陽,中國人說的少陽是西醫裡的什麼東西?就是不能用意志控制的──神經跟內分泌的這一區塊。近代的西醫發現了,其實人體消化系統的許多臟器,都會分泌一種激素,去告訴另一個臟器“我的狀況現在是怎麼樣”,臟器與臟器之間,是會相互溝通的。這個溝通,如果是用神經的話,說它們是在打電話;如果是用激素的話,說是寄信,就是臟器之間是會互相寄信的。這樣的一整套人體內臟互相溝通的機能,是西醫所認識的領域裡,中國人所說的少陽。
        如果這個機能有問題的時候,內臟會失調,下面一個內臟不知道該做什麼好,或者是兩者做的事剛好衝突到,所以一個人可能就“吃了飯就這裡痛那裡痛”,那他到了西醫院去檢查,什麼病都沒有,身體的自我溝通的機能有問題,所以會這樣。
        比如說,半夏瀉心湯證,雖然這也不是真的少陽,但它說的心下痞,是什麼東西?用西醫來解釋的話,會說,人體的胃的胃酸,是很酸的,所以從胃部要到十二指腸裡面的食物,其實是很酸的,Ph值是在3.5左右的,非常酸,胃酸要流下去,經過十二指腸的時候,胰臟、肝臟都會分泌一些東西進來,讓這些食物回復到7.5左右的酸鹼值,也就是說過了十二指腸以後,會變成微鹼性,不然一直流下去,就把腸子燒壞了。如果肝不好,來不及分泌一些東西,讓酸性的東西變鹼性,這時就會分泌一種內分泌素,去抑制胃的運作,會叫胃不要分泌胃酸,因為這裡已經忙不過來了,於是胃就忽然間停止分泌胃酸了,可是,胃裡還有沒消化完的東西啊,這時,會覺得胃悶、脹的,胃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會在吃飯後一小時左右,覺得胃悶脹、不舒服,這是人體內部訊息互相傳導造成的結果。這個要怎麼醫?治脾胃嗎?不是,這時候如果吃半夏瀉心湯,讓肝比較舒服點,因為肝舒服了,分泌出它該分泌的東西,人就舒服了。
        人的內臟是會互相傳達訊息的,當傳達訊息的過程變得混亂時,內臟就會開始失調。這種狀況發生的時候,柴胡湯這個藥方的功能,是幫一個人“調暢氣機”,讓這個人身體的氣,能夠舒暢、不要鬱悶。一個人氣鬱不舒暢、吃東西就渾身到處不舒服,幾乎就是一個柴胡芍藥枳實甘草湯可以醫得不錯,或是這個方劑衍生出的類似的方劑。
        之前教枳實的時候教過“提垂湯”,還有在張仲景的治療婦人的方子裡,有枳實芍藥散,一個婦人生完小孩之後,肚子絞痛,怎麼辦?肚子絞痛,經方一律是用芍藥對不對?因為芍藥可以讓收緊的平滑肌放鬆,那消化道的臟器是平滑肌、子宮也是平滑肌。可是為什麼婦女月經痛,可以用小建中湯,而婦女產後腹痛,就要用枳實芍藥散呢?這是因為產後的人,子宮要收縮成原來的狀態的,用了芍藥,一直處在一個放鬆的狀態,就不能復原了,所以加枳實,芍藥讓平滑肌放鬆,枳實讓平滑肌收縮,這兩個藥是互相幫忙,又不互相抵消的,又能做到放鬆、又能做到收縮。
        小柴胡湯的功能少陽
        光是柴胡甘草兩味藥,其實就構成小柴胡湯的主結構了,因為小柴胡湯裡的其他藥味,都是可以拿掉的,只有柴胡甘草不能,柴胡芍藥枳實甘草湯也含有這個柴胡劑主結構。當然古代《輔行訣》的小柴胡湯是沒有去芍藥的,那不去掉芍藥的小柴胡湯也有它的好處,能幫到的事情會更多。所以柴胡劑所調理的少陽,讓它變得比較舒服。我們知道膽結石的時候,柴胡芍藥枳實甘草湯是非常有效的。膽結石也是一個內臟的氣機失調才會產生的,可能該吃早餐的時候不吃,然後膽汁就沒地方去,放著放著就放壞掉了──其實都是關係到所謂調暢氣機,就是人體所有內臟的互相溝通跟調節的一件事。
        柴胡證的調暢氣機,就得講到小柴胡湯真正的主治,也就是“少陽病”。但不能說“肝膽之氣鬱結、內臟氣機不暢,就要用小柴胡湯!” 三兩甘草、八兩柴胡加在一起,小柴胡湯是要幹嘛的?大量的柴胡是在幹嘛?以西醫說是清血的,結果顯現在淋巴上面。
        《傷寒論》〈少陽篇〉一開始“少陽之為病,口苦,咽幹,目眩”,還有提綱的〈傷寒例〉:“胸脅滿”、“往來寒熱,熱多寒少”,這些是最粗糙的少陽主證。
        “口苦”,少陽病的人,口苦的機率是很高的,甚至只要出現口苦。陽明病也可能口苦。怎麼分?其實張仲景的六經病,是有“六經病欲解時”的,就是病要好的話,少陽病是清晨、陽明病是黃昏,所以如果這個人的口苦,是早上起來嘴巴特別苦,這是少陽病;如果是睡完午覺要吃晚飯了,這個時候口苦,那是陽明病。反過來講,少陽病有可能“並不口苦”?有的,所以使用柴胡湯的技術是在於學會“抓主證”,正面抓不到,就換個方向抓別的證。
        “胸脅滿”,就是身體的側面覺得痛,或是壓起來有痛。中醫的說法應該是,氣機不暢,氣不通所以痛,所以脅肋區會痛。
        一種體內的訊號,很多內臟很鈍的,肝臟因為自己不會痛,變成痛左脅、或右脅,因為這個髒不會痛,可能是中耳發炎、眼睛紅腫、偏頭痛、環跳骨痛……等於一整條少陽經在替它痛,這是少陽病的特徵。
        “往來寒熱、熱多寒少”,真正瘧疾是熱一陣、冷一陣,但少陽病通常不是那麼極端,少陽病像是:燒一燒又不燒,燒一燒又不燒。是以天為單位的,就好像覺得感冒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早上起床覺得不錯,然後就去上班或上課,發現到了下午又開始發燒了,這種病後又燒起來的狀況,在張仲景的書裡面其實有寫,就是掛到小柴胡湯。
        《素問 靈蘭秘典》條文“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是在說,人把身體的決定權,交給少陽系統,為什麼要交給它?因為“八卦王”的情報最豐富,最有資格做決定,其他臟器沒辦法得到那麼多情報。所以這個人如果是少陽病,膽經剛好被病毒攻擊了,膽經跟“遊部”三焦腑彌漫著邪氣時,“看著自己內部的那雙眼睛”被打瞎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體裡面還有沒有病毒,所以發燒看看,但燒一燒,又擔心會燒過頭了,於是又停下來,可是又覺得可能還有敵人,又再燒一燒──少陽病這種間歇性的發燒,比較標準的是以天為單位,如果是一天內兩、三次的,那有可能是太陽病還有外邪沒有逼出去,比較會是前面講的桂麻各半等湯,但桂麻各半湯的脈會比較浮、少陽病的脈會比較是弦脈,所以還是分得出來。但,少陽病有沒有可能一天發很多次?也有可能,因為少陽經受損的狀態是很不一樣的。
        少陽病的柴胡湯,甘草跟大量的柴胡,到底是在治哪裡?中醫在論太陽、陽明、少陽時,有所謂的開、闔、樞的論點,打開這扇門,是太陽;關緊這扇門,是陽明;管開跟闔的“門軸”,是少陽。少陽的“樞”,在治少陽病時會特別有感受,就是這個人的開關壞掉了,內分泌的開關、臟器的開關、體溫的開關、協調的開關、免疫機能的開關…,吃了柴胡湯以後,會刺激腎上腺皮質素開始分泌,就是身體裡面開始有類固醇,身體自動就會開始抗發炎,血漿黏度會降低,血就乾淨了,血液的流通就會增加,肝臟得到了營養……會造成很多間接的效果。
        那柴胡湯到底在身體裡面做了什麼事情?歷代的中醫在研究柴胡湯的時候,會有一種莫名的敬意,會覺得:“我學醫一輩子,如果不是張仲景的書裡面寫了這個方,我不可能創得出來。”這個湯是外星人送給人類的,以人類渺小的聰明才智,是不可能觸及這種“神的領域”的。
        因為這個湯的比例太怪了,柴胡用到八兩,平常疏肝解鬱的範圍在用柴胡,是以一錢兩錢這個範圍。
        所以功能性的少陽,比較是改善人腦的下視丘的開關,關係到人的免疫。
        小柴胡湯現在可以抗癌症、抗愛滋病,因為它可以讓人產生一些抗體、T細胞之類,對抗癌症、愛滋病最需要的東西。
        可是我們不可以說“小柴胡湯可以改善血液流量,然後就可以讓肝臟得到保養”,千萬不可以這麼說!
        小柴胡湯用了對人會有好處,只有在少陽病的時候,也就是人體開關壞掉的時候。否則的話,拿它當保肝藥在吃,結果是吃到得間質性肺炎,就是吃到肺自己燒起來。所以後來就發現:小柴胡湯,不是保肝藥,當保肝藥吃是會有問題的,因為長期吃到最後吃成肝陰虛,然後轉成肺陰虛。
        廣義的少陽
        廣義的三焦,少陽跟三焦是一體兩面的東西,少陽經一旦打通了,身體裡面的情報就重新能夠運行了,身體就開始知道它要做什麼了,這樣的一個療愈的過程。
        狹義的三焦,就是《黃帝內經》“決瀆之官,水道出焉”,挖水溝的官、會挖出水道,就是淋巴。
        但《難經》裡,說少陽跟“心主”這個東西是一樣的,都是有名無形的,是形而上的存在。
        功能的少陽,其實也可以說是形而上的存在,就是人體很多很多內在運作的總稱,稱為三焦,就是身體的自我訊息傳遞網路,訊息網路稱之為三焦。
        上焦司“傳化”,中焦司“腐化”,下焦司“氣化”。
        這個傳化、腐化、氣化的機能,當然是重要得要死,現在可以先置之不理,等教到“虛勞”了,再來看它是如何重要得要死。
        歷代的醫家,把三焦指向一個膜網系統,清代的唐容川說,人皮下的那層肥油、五花肉的部分、油網,就是人的三焦,“油網”只是一個象徵詞,指的,依然不是具體有形的東西。
        中醫的典籍都會說三焦出自於命門。如果假設三焦是形而上的存在,三焦“膜網”會指向哪裡?
        就是講中醫基礎時說過的,命門就好像我們靈魂投胎的著陸點。西醫會說是基因,但中醫會說這些訊息是靈魂帶來的,就是我在投胎的時候,會決定“我要長成什麼樣子,對我這輩子會比較有用”。當靈魂帶著訊息從命門著陸的時候,命門就會開始分佈出一層“膜”,可以說是一個肉體的“鑄模”,然後肉體會按照這個模子,來長成有形的一個肉體。有一個氣場在那裡,約束著肉身要長成什麼樣子。靈魂到底有多大?不知道,只知道靈魂跟肉體是有交界面的,而這個交界面如果以肉體來講的話,就在皮表,有一層能量的膜,整個扣住我們的肉體,就是所謂形而上的三焦。
        這是因為有了鑄模的觀念,很多很多中醫相關的療法,才得以存在。
        如果靈魂表面有這麼一層東西存在,就會看到,這東西是靈魂的身體表面的平原,平原上面行走的高速公路、省道,就是經絡跟穴道,都分佈於廣義的三焦上面,而這有什麼意義?
        中醫是一個以“陽”為主導的醫學,陽就是形而上的世界,中醫會認為,先有命門,然後命門長出三焦,然後經絡在三焦上面輸布;而胎兒的肚臍這個地方把營養吸進來,然後這些營養開始凝聚成實質的肉體。
        在中醫世界裡面,如果認為“靈魂的身體才是真正的樹幹,肉體的內臟,只是它的附隨”,真正的樹健康了,果實才能健康。
        所以要疏通太陽經、疏通少陽經、疏通膽經,會針灸的人可能用針灸就可以弄得很好,像我是不會針灸,就吃藥,就像腳痛,痛在膽經上吃柴胡湯、痛在太陰經上吃理中湯。
        另一點,幾乎所有的經絡都走在三焦膜網上面,一個人如果膽熱,就會很愛睡,膽虛寒,就會很不能睡,如果“膽熱”跟“膽虛寒”這些象徵詞我們先不說,這個人能不能睡是怎麼一回事呢?
        比如說老人家,不少老人家好像睡眠都很淺,睡一下就會忽然驚醒了。有人研究說,其實人體雖然在睡覺,但身體還是有一個監控的功能,雖然睡覺的時候心跳、血管收縮等等都會緩和下來,但緩和到一個程度以下人就會死,老人家已經比較虛了,所以當這個“緩和”在身體睡著的程度之下開始加深的時候,他的身體的“膜”會警覺到:“再down下去就要死掉啦!”所以要趕快把人給搖醒,所以就夜半驚醒過來。
        又或者是,如果老人家在半夜睡一睡,第二天就沒醒過來了,是十二經絡氣血流注,從肝經流到肺經時,是人體十二經的危險關卡,因為我們肝經走到期門穴、走到盡頭,就潛下去了,潛下去以後,它會從肺經的中府雲門那邊再出來,這一條地下水道,如果沒有足夠的氣的話,可能在中間就斷掉了,所以如果十二經上的營氣在這個時間斷掉,人就走了。
        有些人睡一睡會忽然醒的,多半是在那個時候?這種狀態反而是常見的,不是失眠,在這時醒來,會最引起三焦的注意。三焦系統對於人體自我監控的功能,大概是這個感覺。
        我有這樣的治療經驗,有同學練氣功練得太認真了,平常沒在練功的時候都覺得氣在身上竄,我幫他看,覺得怎麼搞都不能收他這個氣,我就問他“打掉重練好不好?”他說好,我就開了《傷寒論》裡柴胡龍骨牡蠣湯給他,吃一陣子以後,那些氣就都不見了,而柴胡龍骨牡蠣湯,就是一個很典型的清膜網的藥,當能把藥開到三焦膜網的時候,這些在膜網平原上脫軌的列車就能一起掃掉。
        另外,教五臟跟情志的時候,提到一個東西,就是說生氣過後,心靈的創傷會留在肝經上面,挫折的創傷會留在膽經上面,如何證明呢?摸一摸膽經的穴位,就可以喚醒過去因為挫折造成的心理創傷;摸一摸大腸經,就可以喚醒無奈造成的心理創傷;摸一摸肺經,就可以喚醒悲傷造成的心理創傷……。我們中國人說什麼情緒會傷什麼髒,的確存在,而且這個傷,是形而上的經脈為優先,先傷形而上的經脈,然後實質的髒才受傷。怎麼療愈呢?有兩個做法,一個是按足太陽膀胱經上的穴位,一個是按在手少陽三焦經的穴位,據說當我們按在三焦經上的穴位,告訴自己“要把過去的某些創傷溶解掉”的時候,這些創傷就真的溶解掉了,也就是說,十二經脈的創傷,包括任、督二脈的話,十四經脈的創傷,都可以由三焦經下指令去溶解,不然就是用太陽經。
        小孩子是“稚陽之體”,如果對於三焦的假設是:“三焦是人的靈魂,形成了一個肉體的模子”的話,一個人的身體還沒長完的時候,能量一定是很密集地運作在這個區塊的,靈魂那一邊的能量,透過這個膜,分化到實質的肉體來。所以這時,要治他什麼病,都可以從“膜網”下手,膜網好了,靈魂那邊的能量過得來了,身體狀況就戲劇性地大好起來。像是補三焦的代表藥味“黃芪”,《神農本草經》說:“主小兒百病”,要治大人百病,它可沒辦法!等到長好了,三十多歲了,這個模子就可以休息了、很多機制就可以不用運轉了。
        成長期,小孩子很多莫名其妙的病,小柴胡湯都可以擺平;或者是小孩子各種身體的虛損,黃芪建中湯,馬上就統統都好起來;或兒童的扁桃腺發炎的體質,跟治大人要從少陰治,這也是不一樣的。
        中醫是超前現今科學進度很多的東西,科技不能把它理解得很透澈,所以,它最適當的名份,就是“巫術”,我一點也不贊成要幫它漂白,如實地承認它是這樣。即使不理解,也等不到五百年後科學進步了才來吃中藥。
        如果我們靈魂的模子,一個人的肥胖,不就是這個“鑄模”松掉了嗎?那,古方的世界很清楚地看得出,“補三焦”的方子是黃芪建中湯,那意思是不是說,黃芪建中湯會是減肥最有效的方?五兩黃芪的黃建芪中湯,的確是補三焦非常強的方子。類似的方子,陳士鐸治肥人的〈補氣消痰飲〉,也是很像這個結構的東西。
        如果有人吃黃芪建中湯吃一年,都吃得很勤,虛勞病都好了,但卻沒有減肥成功,這個假設不是就要被推翻了嗎?究竟能不能瘦,恐怕就要看有沒有同學是黃芪建中湯體質、剛好又是胖的,看看吃了幾個月有沒有猛瘦,或許就證明剛才說的假設是對的,沒有的話,這個關於三焦的假設還要再修正。
        所以我現在是抱著這樣的風險,戰戰兢兢地在教書。
        少陽主證提綱
        有人說,張仲景的六經辨證,是講感冒的六個層次,跟經絡是沒有關係的,可是我覺得,《傷寒論》學得越熟,越會感到張仲景其實還蠻尊重《黃帝內經》的那一套,少陽病,它的確有牽涉到少陽經;太陽病有牽涉到太陽經。只是張仲景所談論的問題,是比“單論某一條經本身”還要更廣泛的問題,不像《黃帝內經》講的那樣單純,張仲景的書有比較細部的層次。
        尺寸俱弦者,少陽受病也,當三四日發。以其脈循脅絡於耳,故胸脅痛而耳聾。此三經受病,未入於腑者,皆可汗而已。
        三四日,是照六經的傳法,通常是先太陽、再陽明、再少陽,它說因為少陽經,經過這些地方,所以它經過的地方可能就會胸部、身體側面痛、耳朵聽不清楚。
        少陽病的辨證點,特徵之一是脈弦,所以感冒的時候如果把到弦脈,就要考慮有可能是少陽病。因為每一個人的弦脈,得自己跟自己比,脈會比平常更瘦一點,但在瘦的同時,會繃得更緊一點。
        太陽病的脈是浮脈──平常要摸到皮膚,再稍微按下去才感受到它的跳動;現在好像才貼到皮膚表面一點點,就感覺得出它的跳動了。弦脈的話,就是平常摸起來沒有繃成一條的,現在摸起來繃成一條了。但這個一條,也不能太沉,因為太沉的話,就變成少陰病的“脈沉細”了,那就不是標準的弦脈。還要有點力氣,但那個力氣,大概只是跟平常的脈象相比,“幾乎感覺不出來的”強一點點,如果很明顯比平常又浮又緊的脈,那大概就是麻黃、大青龍湯類的;如果是很有力的洪脈就是白虎、承氣一類的……
        勒成細細一根、不太沉、不比平常的脈沒力。所以弦脈,是少陽病的第一個指標。當病氣處在身體的夾縫之中的時候──少陽區塊很像是身體裡的夾縫(腠理)──當病氣在腠理裡鑽的時候,脈象就好像夾在牆縫裡一樣,所以就勒得變得“弦”,這樣的一個脈象。
        書裡也給了其它的辨證點,少陽病很專門的一個辨證點,就是:身體“側面”或連到胸部會悶、脹、或是痛,有的人是不摸不痛、摸了才痛;有些人是不摸也痛;還有的人是可以摸到有一顆一顆、硬硬的淋巴結跑出來……但是胸脅悶痛呢,有的時候是一摸外面就有感覺,就是身體外面在痛,但是,像日本的腹診法比較仔細一點,有時候他們說要在肋骨的部位稍微摳進去一點摸,看有沒有痛?有痛的話就是少陽病了,這樣抓可能會抓得比較仔細一點。但大家要有點心理準備,少陽病的辨證,是相當不容易的,即使是學醫三四年的老手,在抓少陽病的時候還是會失手,因為少陽病的辨證點,是東一點西一點的,有時候只抓一兩個主證,會抓錯。
        所以真武湯可以不要管它,看一個“水毒體質”就好;但,少陽病,剛好是相反的。小柴胡湯,是體質不管,要抓辨證點。所以小柴胡湯,是非常凸顯出經方醫學,所謂“抓主證”的這個功夫的方子。
        如果抓主證的功夫沒有很好的話,小柴胡湯就會開得不太好。
        小柴胡湯本來就是個積年累月之下,會越開越好的方,所以學了之後的一年以內都開得不太好,這是正常現象。會隨著辨證功夫越來越好,也越來越知道什麼情況可以用。
        小柴胡湯,其實對體質,往往不太確定要對到什麼體質的;抓主證,用起來會比較有效。
        如果不會抓柴胡證的話,看到小柴胡湯的相關醫案,可能會覺得“一帖小柴胡湯就能走遍天下”,其實不是的,要有小柴胡湯的主證,才會有用。
        傳少陽,脈弦而急,口苦,咽幹,頭暈,目眩,往來寒熱,熱多寒少,宜小柴胡湯。不差,與大柴胡湯。
        非常標準的柴胡證。“口苦”是柴胡證最好用的辨證點之一,因為其他的病比較不太會口苦,唯一也會口苦的陽明病,又跟柴胡證的口苦非常好分,清晨是少陽病的時間,下午、傍晚是陽明的時間。少陽病的口苦,早上起來的時候最苦;陽明病的口苦,是吃晚飯前最苦,就往陽明病想;口苦是一個很好的辨證點,脈弦加早上口苦,就可以開小柴胡湯了。
        “咽幹”是一個很爛的辨證點,少陽病會不會咽幹?會,太多的證都咽幹,知道它可能存在就好了。
        “頭暈,目眩”,也是一個柴胡湯證中,存在、而不好用的辨證點。柴胡湯證,往往會牽涉到西醫解剖說的淋巴,淋巴關係到人體的很多水,這些水,包不包括耳朵裡面管平衡的那些水?包括。所以當人淋巴不乾淨的時候,它的的確確有可能造成這種頭昏的狀態的,比較代表性的少陽方治暈眩的,小柴胡湯可以;但臨床上常常是溫膽湯更好用,用半夏竹茹竹茹是竹子的皮,竹的膜網,一樣可以把藥性引入少陽。
        同樣是暈眩,有可能是五苓散證、真武湯證、苓桂術甘湯證、澤瀉湯證……這怎麼辦?這就只好抓各個湯不同的、屬於自己的辨證點,如果找不到的話,柴胡湯用下去也未必會有效。
        有一種暈眩可能會伴隨其他明顯的少陽證,比方說又暈眩、又口苦;或者又暈眩、脈又弦──當然苓桂術甘湯的脈也會弦,但它是沉弦,但柴胡湯的脈是不沉的──所以,暈眩是一個可以用、但要找到其他證才能用的辨證點,不然沒辦法開柴胡湯的。因為柴胡湯喝起來,會給人一種錯覺,覺得很溫和,吃不對沒關係,但實際上柴胡湯吃錯了對身體還是會有影響的,雖然它的殺傷力不像麻黃那麼明顯,但也不輕,之後會講到。
        說到“目眩”……柴胡湯證有沒有可能牽涉到眼睛?有可能。柴胡湯證牽涉到眼睛,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治療眼病的針灸穴道,有些穴道是在少陽經上、有的是陽明經上、有的是太陽經上,所以當這條經有病的時候,當然眼睛有可能也會病了,所以《黃帝內經》裡有一段內容說眼睛痛的時候、起紅絲的時候,要看紅絲從哪裡長出來:
        《靈樞》:診目痛,赤脈從上下者,太陽病;從下上者,陽明病;從外走內者,少陽病。
        如果是從上面長下來的,代表邪氣是從上面傳下來的、太陽經傳下來的;如果從下面往上的話,是陽明經傳過來的;如果是從外面往裡面的,是少陽經傳過來的。
        這個眼睛紅絲,不用管西醫說是角膜炎、結膜炎,看它從哪裡長。
        在臨床上看,眼睛紅,西醫說是急性角、結膜炎的病人,有的時候把脈,不是太陽、陽明、少陽的脈,他的肝脈是很沉很沉的,那是肝裡面太寒,裡面的陽氣被擠出來,上到眼睛裡面燒,這時要破他的肝陰實,這樣陽氣才能重新回家,這是吳茱萸湯證,所以老經方家出手治眼睛紅、腫,用吳茱萸湯,在辨證的時候,能夠發現這個人具有肝陰實的狀態──就是陰寒之氣佔據肝的狀態──反而是吳茱萸湯比較有效。一般中醫照常規開,清肝解熱的藥吃一堆還醫不好。
        在台W,吳茱萸湯證的人非常多,因為吳茱萸湯證是很好製造的,只要多吃寒冷的東西,吃到胃發寒就行了。比如說每天都喝三杯濃濃的高山生茶,就有可能在一星期之內製造出吳茱萸湯證,因為讓胃寒了,通常胃寒了,肝也寒,這時吳茱萸湯證就出現了。胃太寒,容易得偏頭痛,頭痛又煩,煩得想去撞牆,這個“頭痛而煩躁”,是吳茱萸湯證。“頭痛的時候會想吐”,也是吳茱萸湯證。都是肝跟胃已經寒到陰實了,這樣的人其實是肝癌、胃癌的高危險群。
        眼睛紅,通常照著那一經的感冒藥開下去會好。基本上太陽、陽明是葛根湯加味,少陽用柴胡湯,就可以處理得不錯。
        “往來寒熱,熱多寒少”,這是柴胡湯的特徵之一,少陽病的“往來寒熱”的“寒”,並不是像瘧疾打擺子那樣的冷到發抖,通常頂多冷到桂枝湯證等級的怕冷而已。少陽證是一個比較偏熱的症,寒熱比並不均等,它是熱一熱、不熱;“燒一燒又不燒”的這一種,所以比較偏到熱症這一邊。這是一個蠻好的辨證點,最清楚能看出是少陽病的,是感冒好得差不多了,覺得早上起來沒燒了,可以上班了,到下午又燒起來,這樣子以天為週期慢慢燒起來的,是比較標準的少陽病。
        標準少陽病,如果跟以前教的桂麻各半湯之類的各半湯系相比的話,會看到各半湯的燒,是“日二三度發”,因為正氣已經把病邪逼到體表,覺得想要趕快把它打掉,所以就比較積極地在打,所以次數稍微多。一天燒兩次三次的是各半湯;一天一次的是少陽。
        不過,如果燒一燒覺得冷,燒一燒又覺得冷,是一天四、五次的,那又多半算是少陽了,各半湯證沒有那麼瑣碎。四五次的,那是因為調節體溫的中樞真的已經當機了,所以一天會燒一燒不燒那麼多次。
        所以就是一天一次、或是一天五六次,這樣的冷熱交替,是柴胡湯證。
        那麼,一天兩三次的,還有沒有可能是柴胡湯證?有,所以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光以發燒而言,跟各半湯證很難分辨。怎麼辦?我們可以不要只用“燒”當唯一的辨證點!像各半湯的脈,一定是像桂枝湯或是麻黃湯的脈,是整片浮上來的;少陽病的脈就是比較弦細的,再加上有沒有口苦、脇肋不舒服,多一兩個辨證點,就可分出來了。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不欲食飲,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脇下痞鞕,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而咳者,小柴胡湯主之。
        小柴胡湯的這個條文,有四個大主證、七個小兼證。能夠抓到四個大主證就好了,七個兼證等開藥時遇到了再照書抄方就好,不要把自己腦袋搞得負荷太大。四個主證我們要記得,最好會背。其他的兼證依稀有印象,生病了再翻書就好。
        傷寒五六日,中風,這是很單純地在說:傷寒或中風,又過了幾天——其實是在說太陽初感對不對?因為只有太陽初感時才會傷寒、中風,分那麼清楚;少陽病、陽明病,真的已經變柴胡證、白虎證,就不需管是傷寒還是中風了。
        所以講到傷寒或中風時,這句有一個“提綱”的作用,就是它所討論的,是“太陽病中的少陽病”,因為,接下來有條文會說:“柴胡湯的主證,抓到一個就好,不必都有。”這種話其實也要乙太陽病中的少陽病為前提,才能這麼講。因為如果是獨立的純少陽病的話,不能只抓一個主證,那樣會不准,這一條的前提是:太陽病裡的少陽病,所以,它沒有說“脈是不是弦脈”,因為這條,在臨床上,基本上不關係到脈,因為脈一旦變弦了,就很容易認出是柴胡證、是少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