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本草綱目
序例上   歷代諸家本草
明 · 李時珍
下載:本草綱目.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神農本草經》 掌禹錫曰∶舊說《本草經》三卷,神農所作,而不經見,《漢書·藝文誌》亦無錄焉。漢平帝紀雲∶元始五年,舉天下通知方朮本草者,所在轺傳遣詣京師。
       《樓護傳》稱∶護少誦醫經本草方朮數十萬言,本草之名蓋見于此。唐李世 等以梁《七錄》載《神農本草》三卷,推以爲始。又疑所載郡縣有後漢地名,似張機、華佗輩所爲,皆不然也。按《淮南子》雲∶神農嘗百草之滋味,一日而七十毒,由是醫方興焉。蓋上世未着文本,師學相傳,謂之本草。兩漢以來,名醫益眾,張、華輩始因古學附以新說,通爲編述,本草由是見于經錄也。
       寇宗 曰∶《漢書》雖言本草,不能斷自何代而作。《世本》、《淮南子》雖言神農嘗百草以和藥,亦無本草之名。惟帝王世紀雲∶黃帝使岐伯嘗味草木,定《本草經》,造醫方以療眾疾。乃知本草之名,自黃帝始。蓋上古聖賢,具生知之智,故能辨天下品物之性味,合世人疾病之所宜。後世賢智之士,從而和之,又增其品焉。韓保升曰∶藥有玉石、草、木、蟲、獸,而雲本草者,爲諸藥中草類最多也。
       《名醫别錄》 李時珍曰∶《神農本草》藥分三品,計三百六十五種,以應周天之數。
       梁陶弘景復增漢、魏以下名醫所用藥三百六十五種,謂之《名醫别錄》。凡七卷,首叙藥性之源,論病名之診;次分玉石一品,草一品,木一品,蟲獸一品,果菜一品,米食一品,有名未用三品。以朱書《神農》,墨書《别錄》,進上梁武帝。弘景,字通明,宋末爲諸王侍讀,歸隱勾曲山,號華陽隱居,武帝每咨訪之,年八十五卒,謚貞白先生。其書頗有裨補,亦多謬誤。
       弘景自序曰∶隱居先生在乎茅山之上,以吐納餘暇,遊意方技,覽本草藥性,以爲盡聖人之心,故撰而論之。舊稱《神農本經》,予以爲信然。昔神農氏之王天下也,畫八卦以通鬼神之情,造耕種以省殺生之弊,宣藥療疾以拯夭傷之命。此三道者,歷眾聖而滋彰。文王、孔子,彖象、繇辭,幽贊人天。後稷、伊芳尹,播厥百谷,惠被羣生。岐、黃、彭、扁,振揚輔導,恩流含氣。歲逾三千,民到于今賴之。但軒轅以前,文本未傳。藥性所主,當以識識相因,不爾何由得聞。至于桐、雷,乃着在編簡。此書應與《素問》同類,但後人多更脩飭之爾。秦皇所焚,醫方、蔔朮不預,故猶得全錄。而遭漢獻遷徙,晉懷奔迸,文籍焚糜,十不遺一。今之所存,有此三卷。其所出郡縣乃後漢時制,疑仲景、元化等所記。又有《桐君採藥錄》,說其花葉形色。《藥對》四卷,論其佐使相須。魏、晉以來,吳普、李當之等更復損益。或五百九十五,或四百四十一,或三百一十九。或三品混糅,冷、熱舛錯,草、石不分,蟲、獸無辨。且所主治,互有得失。醫家不能備見,則智識有淺深。今輒苞綜諸經,研括煩省。以《神農本經》三品合三百六十五爲主,又進名醫别品亦三百六十五,合七百三十種。精粗皆取,無復遺落,分别科條,區畛物類,兼注 時用土地所出,及仙經道朮所須,并此序錄合爲七卷。雖未足追踵前良,蓋亦一家撰制,吾去世之後,可贻諸知音爾。
       《桐君採藥錄》 時珍曰∶桐君,黃帝時臣也。書凡二卷,紀其花葉形色,今已不傳。
       後人又有《四時採藥》、《太常採藥時月》等書。
       《雷公藥對》 禹錫曰∶北齊徐之纔撰。以眾藥名品、君臣、性毒、相反及所主疾病,分類記之,凡二卷。時珍曰∶陶氏前已有此書,《吳氏本草》所引雷公是也。蓋黃帝時雷公所着,之纔增飾之爾。之纔,丹陽人,博識善醫,歷事北齊諸帝得寵,仕終尚書左仆射,年八十卒。贈司徒,封西陽郡王,謚衣冠文物。《北史》有傳。
       《李氏藥錄》 保升曰∶魏李當之,華佗弟子。脩《神農本草》三卷,而世少行。時珍曰∶其書散見吳氏、陶氏本草中,頗有發明。
       《吳氏本草》 保升曰∶魏吳普,廣陵人,華佗弟子。凡一卷。
       時珍曰∶其書分記神農、黃帝、岐伯、桐君、雷公、扁鵲、華佗、李氏,所說性味甚詳,今《雷公炮炙論》 時珍曰∶劉宋時雷 所着,非黃帝時雷公也。自稱内究守國安正公,或者官名也。胡洽居士重加定述。藥凡三百種,爲上、中、下三卷。
       其性味、炮炙、熬煮、脩事之法多古奧,文亦古質,别是一家,多本于乾寧晏先生。其首序論述物理,亦甚幽玄,錄載于後。乾寧先生,名晏封,着《制伏草石論》六卷,蓋丹石家書也。
       《唐本草》 時珍曰∶唐高宗命司空英國公李績等脩陶隱居所注《神農本草經》,增爲七卷。世謂之《英公唐本草》,頗有增益。顯慶中右監門長史蘇恭重加訂注,表請脩定。帝復命太尉趙國公長孫無忌等二十二人,與恭詳定,增藥一百一十四種,分爲玉石、草、木、人、獸、禽、蟲魚、果、米谷、菜、有名未用十一部。凡二十卷,目錄一卷,别爲藥圖二十五卷,圖經七卷,共五十三卷。世謂之《唐新本草》。蘇恭所釋雖明,亦多駁誤。禮部郎中孔誌約序曰∶天地之大德曰生,運陰陽以播物;含靈之所保曰命,資亭育以盡年。蟄穴栖巢,感物之情蓋寡;範金揉木,逐欲之道方滋。而五味或爽,時昧甘辛之節;六氣斯 ,易愆寒燠之宜。中外交侵,形神分戦。飲食伺舋,成腸胃之眚;風濕候隙,構手足之災。機纏膚腠,莫知救止;漸固膏肓,期于夭折。暨炎晖紀物,識藥石之功;雲瑞名官,窮診候之朮。草木鹹得其性,鬼神無所遁情。刳麝 犀,驅洩邪惡;飛丹煉石,引納清和。大庇蒼生,普濟黔首;功侔造化,恩邁裁成。日用不知,于今是賴。岐、和、彭、緩,騰絕軌于前;李、華、張、吳,振英聲于後。昔秦政煨燔,茲經不預;永嘉喪亂,斯道尚存。梁陶弘景雅好攝生,研精藥朮。以爲《本草經》者,神農之所作,不刊之書也。惜其年代浸遠,簡編殘蠹,與桐、雷眾記,頗或 駁。興言撰緝,勒成一家。亦以雕琢經方,潤色醫業。然而時鍾鼎峙,聞見闕于殊方;事非佥議,诠釋拘于獨學。至如重建平之防己,棄槐裏之半夏。秋採榆仁,冬收雲實。謬粱米之黃白,混荊子之牡蔓。異繁縷于雞腸,合由跋于鸢尾。防葵、野狼毒,妄曰同根;鉤吻、黃精,引爲連類。鉛、錫莫辨,橙、柚不分。凡此比例,蓋亦多矣。自時厥後,以迄于今。雖方技分镳,名醫繼軌,更相祖述,罕能厘正。乃復採杜衡于及己,求忍冬于絡石。捨陟厘而取 藤,退飛廉而用馬薊。承疑行妄,曾無有覺。疾瘵多殆,良深慨歎。既而朝議郎行右監門府長史騎都尉臣蘇恭,摭陶氏之乖違,辨俗用之纰紊,遂表請脩定,深副聖懷。乃詔太尉揚州都督監脩國史上柱國趙國公臣無忌、大中大夫行尚藥奉禦臣許孝崇等二十二人,與蘇恭詳撰。竊以動植形生,因方舛性;春秋節變,感氣殊功。離其本土,則質同而效異;乖于採摘,乃物是而時非。名實既爽,寒溫多謬。用之凡庶,其欺已甚;施之君父,逆莫大焉。于是上禀神規,下詢眾議;普頒天下,營求藥物。羽毛鱗介,無遠不臻;根莖花實,有名鹹萃。遂乃詳探秘要,博綜方朮。《本經》雖缺,有驗必書;《别錄》雖存,無稽必正。考其同異,擇其去取。鉛翰昭章,定羣言之得失;丹青绮煥,備庶物之形容。撰本草并圖經目錄等,凡成五十四卷。庶以網羅今古,開滌耳目。盡醫方之妙極,拯生靈之性命。傳萬祀而無昧,懸百王而不朽。
       《藥總訣》 禹錫曰∶梁陶隱居撰,凡二卷,論藥品五味寒熱之性,主療疾病及採蓄時月之法。一本題曰《藥象口訣》,不着撰人名。
       《藥性本草》 禹錫曰∶《藥性論》凡四卷,不着撰人名氏,分藥品之性味,君臣佐使主病之效。一本雲陶隱居撰。然其藥性之功,有與本草相戾者,疑非隱居書也。
       時珍曰∶《藥性論》,即《藥性本草》,乃唐甄權所着也。權扶溝人,仕隋爲秘省正字。
       唐太宗時,年百二十歲,帝幸其第,訪以藥性,因上此書,授朝散大夫,其書論主治亦詳。
       又着《脈經》、《千金食治》 時珍曰∶唐孫思邈撰《千金備急方》三十卷,採摭素問、扁鵲、華佗、徐之纔等所論補養諸說,及本草關于食用者,分米谷、果、菜、鳥獸、蟲魚爲食治附之,亦頗明悉。思邈隱于太白山,隋、唐征拜皆不就,年百餘歲卒。所着有《千金翼方》、《枕中素書》、《攝生真錄》、《福祿論》、《三教論》、《老子莊子注》。
       《食療本草》 禹錫曰∶唐同州刺史孟诜撰。張鼎又補其不足者八十九種,并舊爲二百二十七條,凡三卷。時珍曰∶诜,梁人也。武後時舉進士,累遷鳳閣捨人,出爲台州司馬,轉同州刺史。睿宗召用,固辭。卒年九十。因《周禮》食醫之義,着此書,多有增益。又撰《必效方》十卷,《補養方》三卷。《唐史》有傳。
       《本草拾遺》 禹錫曰∶唐開元中三原縣尉陳藏器撰。以《神農本經》雖有陶、蘇補集之說,然遺沉尚多,故别爲序例一卷,拾遺六卷,解紛三卷,總曰《本草拾遺》。
       時珍曰∶藏器,四明人。其所着述,博極羣書,精核物類,訂繩謬誤,搜羅幽隱,自《本草》以來,一人而已。膚谫之士,不察其該詳,惟诮其僻怪。宋人亦多删削。豈知天地品物無窮,古今隱顯亦異,用捨有時,名稱或變,豈可以一隅之見,而遽譏多聞哉。如闢虺雷、海馬、胡豆之類,皆隱于昔而用于今;仰天皮、燈花、敗扇之類,皆萬家所用者。若非此書收載,何從稽考。此本草之書,所以不厭詳悉也。
       《海藥本草》 禹錫曰∶《南海藥譜》二卷,不着撰人名氏,雜記南方藥物所産郡縣及療疾 之功,頗無倫次。時珍曰∶此即《海藥本草》也,凡六卷,唐人李 所撰。 蓋肅、代時人,收 《四聲本草》 禹錫曰∶唐蘭陵處士蕭炳撰。取本草藥名上一字,以平、上、去、入四聲相從,以便討閱,無所發明。凡五卷,進士王收序之。
       《删繁本草》 禹錫曰∶唐潤州醫博士兼節度随軍楊損之撰。删去本草不急及有名未用之類,爲五卷。開元以後人也,無所發明。
       《本草音義》 時珍曰∶凡二卷,唐李含光撰。又甄立言、殷子嚴皆《本草性事類》 禹錫曰∶京兆醫工杜善方撰,不詳何代人。凡一卷,以本草藥名随類解釋,附以諸藥制使、畏惡、相反、相宜、解毒者。
       《食性本草》 禹錫曰∶南唐陪戎副尉、劍州醫學助教陳士良撰。取神農、陶隱居、蘇恭、孟诜、陳藏器諸家藥,關于飲食者類之,附以食醫諸方,及五時調養臟腑之法。時珍曰∶書凡十卷,總集舊說,無甚新義。古有淮南王《食經》一百二十卷,《崔浩食經》九卷,《竺喧食經》十卷,《膳馐養療》二十卷,昝殷《食醫心鏡》三卷,婁居中《食治通說》一卷,陳直《奉親養老書》二卷,并有食治諸方,皆祖食醫之意也。
       《蜀本草》 時珍曰∶蜀主孟昶命翰林學士韓保升等與諸醫士,取《唐本草》參校增補注釋,别爲《圖經》凡二十卷,昶自爲序,世謂之《蜀本草》。其圖說藥物形狀,頗詳于陶、蘇也。
       《開寶本草》 時珍曰∶宋太祖開寶六年,命尚藥奉禦劉翰、道士馬誌等九人,取唐、蜀本草詳校,仍取陳藏器《拾遺》諸書相參,刊正别名,增藥一百三十三種。馬誌爲之注解,翰林學士盧多遜等刊正。七年復詔誌等重定,學士李 等看詳。凡神農者白字,名醫所傳者墨字别之。并目錄共二十一卷。序曰∶三墳之書,神農預其一;百藥既辨,本草存其錄。
       舊經三卷,世所流傳;名醫别錄互爲編纂。至梁貞白先生陶弘景,乃以《别錄》參其《本經》,朱、墨雜書,時謂明白,而又考彼功用,爲之注釋,列爲七卷,南國行焉。逮乎有唐,别加參校,增藥餘八百味,添注爲二十一卷,《本經》漏功則補之,陶氏誤說則證之。然而載歷年祀,又逾四百,朱字墨字,無本得同;舊注新注,其文互缺。非聖主撫大同之運,永無疆之休,其何以改而正之哉。乃命盡考傳誤,刊爲定本,類例非允,從而革焉。至于筆頭灰,兔毫也,而在草部,今移附兔頭骨之下;半天河、地漿,皆水也,亦在草部,今移附玉石類之間。敗鼓皮移附于獸皮;胡桐淚改從于木類。紫礦亦木也,自玉石品而取焉;伏翼實禽也,由蟲魚部而移焉。橘柚附于果實,食鹽附于光鹽。生薑乾薑,同歸一說。至于雞腸、繁縷、陸英、蒴 ,以類相似,從而附之。仍採陳藏器拾遺、李含光音義,或討源于别本,或傳效于醫家,參而較之,辨其臧否。至于突厥白,舊說灰類也,今是木根;天麻根,解以赤箭,今又全異。去非取是,特立新條。自餘刊正,不可悉數。下採眾議,定爲印闆。乃以白字爲神農所說,墨字爲名醫所傳。唐附、今附,各加顯注,詳其解釋,審其形性。證謬誤而辨之者,署爲今注;考文記而述之者,又爲今按。義既刊定,理亦詳明。今以新舊藥合九百八十三種,并目錄二十一卷,廣頒天下,傳而行焉。
       《嘉 補注本草》 時珍曰∶宋仁宗嘉 二年,詔光祿卿直秘閣掌禹錫、尚書祠部郎中秘閣校理林億等,同諸醫官重脩本草。新補八十二種,新定一十七種,通計一千八十二條,謂之《嘉 補注本草》,共二十卷。其書雖有校脩,無大發明。其序略雲∶《神農本草經》三卷,藥止三百六十五種。至陶隱居又進《名醫别錄》,亦三百六十五種,因而注釋,分爲七卷。唐蘇恭等又增一百一十四種,廣爲二十卷,謂之《唐本草》。國朝開寶中,兩詔醫工劉翰、道士馬誌等脩,增一百三十三種,爲《開寶本草》。偽蜀孟昶,亦嘗命其學士韓保升等稍有增廣,謂之《蜀本草》。嘉 二年八月,詔臣禹錫、臣億等再加校正。臣等被命,遂更研核。竊謂前世醫工,原診用藥,随效輒記,遂至增多。概見諸書,浩博難究;雖屢加删定,而去取非一。或《本經》已載,而所述粗略;或俚俗常用,而太醫未聞。向非因事詳着,則遺散多矣。乃請因其疏捂,更爲補注。應諸家醫書、藥譜所載物品功用,并從採掇;惟名近迂僻,類乎怪誕,則所不取。自餘經史百家,雖非方餌之急,其間或有參說藥驗較然可據者,亦兼收載,務從該洽,以副詔意。凡名本草者非一家,今以開寶重定本爲正。其分布卷類,經注雜糅,間以朱墨,并從舊例,不復厘改。凡補注并據諸書所說,其意義與舊文相參者,則從删削,以避重復;其舊已着見而意有未完,後書復言,亦具存之,欲詳而易曉。仍每條并以朱書其端雲∶臣等謹按∶某書雲某事。其别立條者,則解于其末,雲見某書。凡所引書,唐、蜀二本草爲先,他書則以所着先後爲次第。凡書舊名本草者,今所引用,但着其所作人名曰某人,惟唐、蜀本,則曰唐本雲、蜀本雲。凡字朱墨之别∶所謂《神農本經》者,以朱字;名醫因神農舊條而有增補者,以墨字間于朱字;餘所增者,皆别立條,并以墨字。凡陶隱居所進者,謂之《名醫别錄》,并以其注附于末;凡顯慶所增者,亦注其末,曰《唐本》先附;凡《開寶》所增者,亦注其末,曰今附;凡今所增補,舊經未有,于逐條後開列,雲新補。凡藥舊分上、中、下三品,今之新補難于詳辨,但以類附見,如綠礬次于礬石,山薑花次于豆蔻, 次于水楊之類是也。凡藥有功用,《本經》未見,而舊注已曾引注,今之所增,但涉相類,更不立條,并附本注之末,曰續注,如地衣附于垣衣,燕覆附于通草,馬藻附于海藻之類是也。凡舊注出于陶氏者,曰陶隱居雲;出于顯慶者,曰《唐本》注;出于《開寶》者,曰今注。其開寶考據傳記者,别曰今按、今詳、又按。皆以朱字别書于其端。凡藥名《本經》已見,而功用未備,今有所益者,亦附于本注之末。凡藥有今世已嘗用,而諸書未見,無所辨證者,如胡蘆巴、海帶之類,則請從太醫眾論參議,别立爲條,曰新定。舊藥九百八十三種,新補八十二種,附于注者不預焉。新定一十七種,總新舊一千八十二條,皆随類附着之。英公、陶氏、開寶三序,皆有義例,所不可去,仍載于首卷雲。
       《圖經本草》 時珍曰∶宋仁宗既命掌禹錫等編繹本草,累年成書;又詔天下郡縣,圖上所産藥物,用唐永徽故事,專命太常博士蘇頌撰述成此書,凡二十一卷。考證詳明,頗有發揮。但圖與說異,兩不相應。或有圖無說,或有物失圖,或說是圖非。如江州菝乃仙遺糧,滁州青木香乃兜鈴根,俱混列圖;棠球子即赤瓜木,天花粉即栝蔞根,乃重出條之類,亦其小小疏漏耳。頌,字子容,同安人,舉進士,哲宗朝位至丞相,封魏國公《證類本草》 時珍曰∶宋徽宗大觀二年,蜀醫唐慎微取《嘉 補注本草》及《圖經本草》合爲一書,復拾《唐本草》、《陳藏器本草》、孟诜《食療本草》舊本所遺者五百餘種,附入各部,并增五種。仍採《雷公炮炙》及《唐本》、《食療》、陳藏器諸說收未盡者,附于各條之後。又採古今單方,并經、史、百家之書有關藥物者,亦附之。共三十一卷,名《證類本草》。上之朝廷,改名《大觀本草》。慎微貌寝陋而學該博,使諸家本草及各藥單方,垂之千古,不致淪沒者,皆其功也。政和中,復命醫官曹孝忠校正刊行,故又謂之《政和本草》。
       《本草别說》 時珍曰∶宋哲宗元 中,阆中醫士陳承合《本草》及《圖一,間綴數語,謂之别說。高宗紹興末,命醫官王繼先等校正本草,亦有所附。皆淺俚,無高論。
       《日華諸家本草》 禹錫曰∶國初開寶中,四明人撰。不着姓氏,但雲日華子、大明。序集諸家本草近世所用藥,各以寒、溫、性、味、華、實、蟲、獸爲類,其言功用甚悉,凡二十卷。時珍曰∶按《千家姓》,大姓出東萊。日華子,蓋姓大名明也。或雲其姓田,未審然否。
       《本草衍義》 時珍曰∶宋政和中,醫官通直郎寇宗 撰。以《補注》及《圖經》二書,參考事實,核其情理,援引辨證,發明良多,東垣、丹溪諸公亦尊信之;但以蘭花爲蘭草,卷丹爲百合,是其誤也。書及序例凡二十卷。平陽張魏卿以其說分附各藥之下,合爲一書。
       《潔古珍珠囊》 時珍曰∶書凡一卷,金易州明醫張元素所着。元素,字潔古,舉進士不第,去學醫,深闡軒、岐秘奧,參悟天人幽微。言古方新病不相能,自成家法。辨藥性之氣味、陰、陽、濃、薄、升、降、浮、沉、補、瀉、六氣、十二經,及随證用藥之法,立爲主治、秘訣、心法、要旨,謂之《珍珠囊》,大揚醫理,《靈》《素》之下,一人而已。後人翻爲韻語,以便記誦,謂之東垣《珍珠囊》,謬矣。惜乎止論百品,未及遍評。又着《病機氣宜保命集》四卷,一名《活法機要》。後人誤作河間劉完素所着,偽撰序文詞調于卷首以 《用藥法象》 時珍曰∶書凡一卷,元真定明醫李杲所着。杲,字明之,號東垣。通《春秋》、《書》、《易》,忠信有守,富而好施,援例爲濟源監稅官。受業于潔其學,益加闡發,人稱神醫。祖《潔古珍珠囊》,增以用藥凡例,諸經向導,綱要活法,着爲此書。謂世人惑于内傷外感,混同施治,乃辨其脈證,元氣陰火,飲食勞倦,有餘不足,着《,着《醫學發明》九卷,《蘭室秘藏》五卷。辨析經絡脈法,分比傷寒六經之則,着《此事難知》二卷。别有癰疽、眼目諸《湯液本草》 時珍曰∶書凡二卷,元醫學教授古趙王好古撰。好古,字進之,號海藏,東垣高弟,醫之儒者也。取本草及張仲景、成無己、張潔古、李東垣之書,間附己意,集而爲此。别着《湯液大法》四卷,《醫壘元戎》十卷,《陰證略例》、《論萃英》、《錢氏補遺》各一卷。
       《日用本草》 時珍曰∶書凡八卷。元海寧醫士吳瑞,取本草之切于飲食者,分爲八門,間增數品而已。瑞,字瑞卿,元文宗時人。
       《本草歌括》 時珍曰∶元瑞州路醫學教授胡仕可,取本草藥性圖形作歌,以便童蒙者。我明劉純、熊宗立、傅滋輩,皆有歌括及藥性賦,以授初學記誦。
       《本草衍義補遺》 時珍曰∶元末朱震亨所着。震亨,義烏人,字彥脩,從許白雲講道,世稱丹溪先生。嘗從羅太無學醫,遂得劉、張、李三家之旨而推展之,爲醫家宗主。
       此書蓋因寇氏《衍義》之義而推衍之,近二百種,多所發明;但蘭草之爲蘭花,胡粉之爲錫粉,未免泥于舊說,而以諸藥分發五行,失之牽強耳。所着有《格致餘論》、《局方發揮》、《傷寒辨疑》、《外科精要新論》、《風木問答》諸書。
       《本草發揮》 時珍曰∶書凡三卷,洪武時丹溪弟子山陰徐彥純用誠所集。取張潔古、李東垣、王海藏、朱丹溪、成無己數家之說,合成一書爾,别無增益。
       《救荒本草》 時珍曰∶洪武初,周定王因念旱澇民饑,咨訪野老田夫,得草木之根苗花實可備荒者四百四十種,圖其形狀,着其出産、苗葉、花子、性味、食法。凡四卷,亦頗詳明可據。近人翻刻,削其大半,雖其見淺,亦書之一厄也。王號誠齋,性質聰敏,集《普濟方》一百六十八卷,《袖珍方》四卷,詩、文、樂府等書。嘉靖中,高郵王磐着《野菜譜》一卷,繪形綴語,以告救荒,略而不詳。
       《庚辛玉冊》 時珍曰∶宣德中,寧獻王取崔 《外丹本草》、土宿真君《造化指南》、獨孤滔《丹房鏡源》、軒轅述《寶藏論》、青霞子《丹台錄》諸書所載金石草木可備丹爐者,以成此書。分爲金石部、靈苗部、靈植部、羽毛部、鱗甲部、飲馔部、鼎器部,通計二卷,凡五百四十一品。所說出産形狀,分别陰陽,亦可考據焉。王號 仙,該通百家,所着醫、蔔、農、圃、琴、棋、仙學、詩家諸書,凡數百卷。《造化指南》三十三篇,載靈草五十三種,雲是土宿昆元真君所說。抱朴子注解,蓋亦宋、元時方士假托者爾。古有《太清草木方》、《太清服食經》、《太清丹藥錄》、《黃白秘法》、《三十六水法》、《伏制草石論》諸書,皆此類也。
       《本草集要》 時珍曰∶弘治中,禮部郎中慈溪王綸,取本草常用藥品,及潔古、東垣、丹溪所論序例,略節爲八卷,别無增益,斤斤泥古者也。綸,字汝言,號節齋,舉進士,仕至都禦史。
       《食物本草》 時珍曰∶正德時,九江知府江陵汪穎撰。東陽盧和,字廉夫,嘗取本草之繫于食品者編次此書。穎得其稿,厘爲二卷,分爲水、谷、菜、果、禽、獸、魚、味八類雲。
       《食鑑本草》 時珍曰∶嘉靖時,京口寧原所編。取可食之物,略載數語,無所發明。
       《本草會編》 時珍曰∶嘉靖中,祁門醫士汪機所編。機,字省之。懲王氏《本草集要》,不收草木形狀,乃削去本草上、中、下三品,以類相從,菜谷通爲草部,果品通爲木部,并諸家序例共二十卷。其書撮約似乎簡便,而混同反難檢閱。冠之以荠,識陋可知;掩去諸家,更覺零碎。臆度疑似,殊無實見,僅有數條自得可取爾。
       《本草蒙筌》 時珍曰∶書凡十二卷,祁門醫士陳嘉謨撰。謨,字廷採。嘉靖末,依王氏《集要》部次集成,每品具氣味、産採、治療、方法,創成對語,以便記誦。間附己意于後,頗有發明。便于初學,名曰《蒙筌》,誠稱其實。
       《本草綱目》 明楚府奉祠、敕封文林郎、蓬溪知縣,蕲州李時珍東璧撰。搜羅百氏,訪採四方。始于嘉靖壬子,終于萬歷戊寅,稿凡三易。分爲五十二卷,列爲一十六部,部各分類,類凡六十。标名爲綱,列事爲目。增藥三百七十四種,方八千一百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