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
臨證特色   四、崩中治驗
現代 · 余瀛鰲
下載: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余氏治崩中遵古而不泥古,擇善而從,並重視中西醫結合(一)著意辨析寒熱、虛實及有無兼夾之證餘氏診治崩中,尤著意辨析寒熱、虛實及有無兼夾之證,此為確立治法的辨證依據。余氏指出西醫亦有“血崩”病名,多指月經週期不改變,節律正常,失血量正常;但於每一週期之間有陰道流血。所不同者,中醫所論“崩中”,涵義較廣,它還包括西醫之出血性子宮病,子宮或卵巢的多種腫瘤等。以臨床所見,似以“血熱”和“中氣虛陷”兩種證型較為常見,中醫對此二型頗有效方。但新病、正氣猶未大傷者較易奏效;久病虛羸、元氣虧損者,則一時難以獲痊,須在“澄源”與“復舊”方面精心調治。
       例案:王某某,女,41歲,1965年2月下旬求診。主訴3個月前先有閉經,過期1月後,突發陰道流血,漸次增多(倍於月經期之經血),色暗紅,少腹不適,腰部酸楚,煩熱口渴,心微悸,暈眩,夜眠欠實,唇舌乾燥,苔黃,脈滑數。兩周前在某醫院婦科求治,診為出血性子宮病(病理檢查:子宮內膜厚,呈息肉樣;右側卵巢含有囊腫之濾泡),給以注射針劑及服藥均無效。診為“血熱型崩中”,治以清血熱為主,兼以養陰調經止血。處以“茅地治崩湯”(自訂方):白茅根30克,生地30克,杭芍(酒炒)9克,黃芩15克,蒲黃(炒)6克,小薊根12克,生石斛18克,益母草12克,椿根白皮9克,阿膠(烊化)12克。另加十灰散12克,水煎服。
       服上方4劑後,血量大減,諸證悉緩;又服1周,崩血漸止。後以調理脾胃、補氣益血法以竟其功。
       余氏治崩中因於熱者用方經驗為:白茅根、生地二藥用量宜大,否則不足以挽崩中之急,黃芪用量亦宜多於其它諸味。血熱重者尚可加黃連6克、黃柏9克,以加強清血熱、涼血療崩之效。在多年臨證實踐中體會到先賢治崩之三法符合臨證現實。但又不宜拘執,重在詳辨患者的體質和證候,虛實寒熱及有關兼夾之病理。臨床醫生須多臨證、多思考。
       (二)治崩巧用炭類藥餘氏治崩用炭類藥重在“辨證用炭”,又不宜過於拘執。如氣虛,加蓮房炭、藕節炭、升麻炭;陰虛,加血余炭、陳棕炭、丹皮炭;陽虛,加艾炭、薑炭、百草霜(或另加伏龍肝等藥);血熱,加地榆炭、苦參炭、側柏炭;血瘀,加茜草炭、艾葉炭。
       治療輕證血崩或漏下,善用簡效方藥:其一為前賢用炭類藥的變化方(蓮房炭、百草霜、荊芥炭各6克,棕櫚炭9克。共研、和勻,分二次酒調服或米飲調服);其二是《羅氏會約醫鏡》中的一個驗方,藥用艾葉、黑炭、阿膠(烊化)各15克,水煎服。
       (三)重視中西醫結合在診斷方面,余氏認為患者須注意及早到醫院作婦科檢查。臨床所見患者中,有一些是屬於子宮、卵巢腫瘤患者。其認為某些子宮肌瘤、卵巢囊腫所致之崩中,用中醫辨證治療頗有效驗;子宮頸癌(特別是菜花型)所致崩中,一般只能以“塞流”(止血)治法暫時取效,故仍當爭取中西醫結合施治,以免延誤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