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
醫論醫話   一、從“通治方”治病談起
現代 · 余瀛鰲
下載: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遇見了一位老病友。他早年參加革命,10多年前在艱苦的環境中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兩膝關節及手指關節經常腫痛。最近幾年關節變得有些畸形,行動屈伸受到一定的影響,尤其是每當陰天或下雨之前,膝關節就沉重發麻,相當痛苦。解放後,經過多種方法治療,效果都不太理想。去年冬天,有一位中醫大夫告訴他一個所謂“屢用有效”的治療關節炎的“通治方”。他如獲至寶地加以配製成丸劑,連續服用,至今已有4個多月,非但關節腫痛麻木沒有減輕,而且還新添了鼻衄、目脹、口幹、舌麻、大便燥結等病狀。這張處方是:生草烏一兩二錢,五靈脂一兩,官桂四錢,地龍(炙)六錢,木鱉子六錢,當歸一兩,細辛三錢,麝香一錢(另研)。
       上藥共研細末,米粉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4丸,1日2次,溫水送下。
       看了這張處方後,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一張治療寒邪偏勝的“痛痹”方,可以說是古方“一粒金丹”的加減變方,其中的草烏辛熱有大毒,而官桂、細辛麝香又都是辛溫香竄的藥物,對於患者這樣久病體虛、濕邪偏勝的“著痹”當然是不相宜的,所以就產生了不良的副作用,使病情反而更加複雜了。我再仔細琢磨一下,這張處方實際上並不是什麼“通方”。
       “通治方”即通用方,臨床應用,至少應該具備藥性平和及照顧全面兩個特點,它應該是中醫辨證施治理論基礎上的產物。我們仍以關節炎做例子,這種病中醫統稱為“痹證”,大多由於風、寒、濕三種邪氣的侵襲而形成。如果是風邪偏勝的,關節以遊走性竄痛為主,叫“行痹”;如果寒邪偏勝,疼痛就比較劇烈,局部用熱敷可以緩解,名為“痛痹”;若濕邪偏勝,則多表現為關節重著腫痛,稱之為“著痹”。治療這三類比較多見的痹證,有不少專門方劑可以斟酌使用。但古人考慮到痹證的致病因素雖然有風、寒、濕等多種邪氣,臨床症狀卻往往錯綜難分,因此可以研究用一個處方加減治療三種不同痹證。於是在辨證施治原則的指導下,遂有像“三痹湯”(見喻嘉言《醫門法律》)這樣一個既能祛除邪氣又能補益氣血、滋養肝腎、正邪兼顧的方劑,廣泛運用於臨床。因為“三痹湯”加減確實可以治療不同類型的痹證,所以後世就把它列為治療痹證的常用“通方”之一。
       若干年來,對於各種疾病所慣用的有效“通方”已經不少,那麼究竟應該如何用“通治方”呢?我認為首先應該掌握“通治方”所主治的各種疾病和病理機制以及病情發展變化的規律,而且要把八綱的屬性辨識清楚,然後才能擬定使用“通治方”。對於每一個“通治方”的性質和適應證,應該心中有數,不可毫無根據地任意使用;更不能不假思索,輕率地將一些劇毒藥和刺激性強烈以及性質極偏的藥物,隨便加入一般“通治方”中,這樣才能避免產生某些意外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