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
醫論醫話   五、“冬蟲夏草”題外談
現代 · 余瀛鰲
下載: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生物界有些現象常常是異乎常理地奇怪。瞭解這些奇怪的現象,不但能夠開拓知識境界,而且有時還能從中得到不少啟發,“冬蟲夏草”就是一例。
       “冬蟲夏草”是一味比較常用的中藥,簡稱“蟲草”。相傳,都說它“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蠶,有毛能動,至夏則毛出土上,連身俱化為草,若不取,至冬俱化為蟲”(清·吳儀洛《本草從新》)。
       對於這種說法,從前我一直是不相信的。因為我讀過幾本《生物學入門》一類的書,知道生物進化的歷史漫長得驚人,知道從動物到植物,又從植物到動物這麼來回折騰,漫說一年,就是千百年也是不可能的。因此,碰到有人說起“冬蟲夏草”,我常是在心底暗笑別人的無知,毫不懷疑地認定那是“無稽之談”。
       最近讀了一些科學著作,誰知無知的竟是我,而不是被我暗笑的別人。
       根據近代生藥學的研究,“蟲草”是一種“蟲菌複合體”。在冬季,一種屬於真菌類子囊菌綱的菌絲侵入寄生於某些鱗翅目昆蟲的幼體中,菌絲為了生長繁育,就吸取這種蟲體內的養料,直到幼蟲整個體腔都為菌絲所充填而死。春季,細菌長出棒狀菌座(即子實體),穿出幼蟲的頭部,並伸出於泥土之外。到了夏天,這種草苗長約3cm左右。怎想到,“無稽之談”竟是有根有據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2000多年前孔老夫子這句話是說得高明極了。但是,在紛紜複雜的具體事物面前,人們常常不容易知道自己究竟是“知”呢還是“不知”。我們總是比較容易過高地估價自己對於客觀事物的瞭解,容易相信自己主觀上的聰明、知識和經驗,因此也就容易不自覺地“強不知以為知”,總以為自己對,而別人不對。我過去認為“冬蟲夏草”之說是“無稽之談”,就是一個例子。
       然而,話還得說回來,“冬蟲夏草”之說,本來也自有它不夠科學的地方。例如說它“連身俱化為草”,好端端的一隻蟲會變成一株草,這麼離奇,有一點科學知識的人,自然很不容易相信。
       實際上,在長出“草苗”以後,蟲體還存在,是寄生的菌絲吸取了蟲體內的養分和長滿了蟲的軀體,把蟲漲死了。這時蟲體外形像老蠶,呈淡棕色或黃褐色,背部有多數橫皺,胸部有足四對。
       只不過有些地方采“蟲草”是在春季積雪未化之前,當時只有“草苗”露在雪面,看不見蟲體罷了。就是這些說得不很妥切的地方使我長時期不相信。
       在別的問題上,類似這樣的情況,常常也正是我們容易自以為是的地方。對於顯然是正確的意見,一般說來,我們是容易接受的。對於一些很明顯的使人覺得不容易判斷是非的意見,我們也常常會謹慎從事,下功夫去弄清楚。獨獨對於那些貌似荒誕,實際上卻包含著真理或部分真理的意見,我們卻容易憑著自己的一知半解,輕易地否定它———把正確的和不正確的部分,一古腦兒地都否定了。
       達爾文說過:“多少年來,我守著一條戒律,就是凡所見所聞與我得之結論略有不同的,必記載之。據我的經驗,我最容易忘記的東西,就是這些東西。”達爾文在這裡說的是對待不同意見的態度,我看是很好的一句話。不同的意見,特別是那些貌似錯誤的不同意見,常常正是我們最容易忘記,最容易輕易否定的東西。怎麼辦呢?首先還是思想上要謙虛些再謙虛些,方法上多作調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