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
學術精華   一、歷代中醫古籍文獻概述
現代 · 余瀛鰲
下載: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具有悠久歷史的中醫藥學,是我國科技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所蘊藏的精粹內涵,主要依靠數以萬計的豐富典籍文獻予以傳世,並由此得到繼承與發揚。
       我國是世界上著名的文明古國之一,其醫藥學源遠流長,內容極為豐富,也是迄今所見世界傳統醫學中具有較為系統、完整的理論和臨床體系的一門切于現實應用的醫學科學,為越來越多的中外人士所共識。
       世傳中醫藥圖書,主要包括基礎醫學與臨床醫學兩大部分,內容精彩紛呈,瑰寶璀璨奪目。
       作為“寶庫”,蘊藏著大量的學術、臨床精華,有待於深入挖掘,使之進一步弘揚光大,造福于人類健康。
       在我國的早期醫學著作中,有幾種被公認為是奠定基礎理論與臨床醫學的必備典籍。如《黃帝內經》(含《素問》、《靈樞》)、《難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等書,元·戴起宗,明·劉純、張三錫、盧之頤,清·徐大椿、黃元禦、鄒漢璜等醫學名家,均重視這四種醫典的學術奠基作用,後人稱為“四大經典醫著”。1955年冬,衛生部中醫研究院舉辦第一屆西醫學習中醫研究班時,明確提出了學員必須學習《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論》、《金匱要略》四大經典著作。到了80年代,對四大經典醫著又有了新的提法,我個人認為:前述幾種早期醫學名著,均系重要、必讀之典籍。
       回顧我國醫藥學發展史,曾有過幾次醫學圖書的整理、編纂運動,其中規模較大、影響深遠的有兩次。一次是宋仁宗執政期間,成立了校正醫書局,欽命掌禹錫、林億、高保衡等主持此項工作,重點是將西元10世紀以前的名著(包括《素問》、《靈樞》、《傷寒論》、《金匱要略》、《脈經》、《針灸甲乙經》、《千金要方》、《外台秘要》等多種醫籍)進行整理、校正、刊行,使這些典籍的整理
       本以嶄新的面貌廣為流傳,影響遍及國內外。另一次是清代康熙年間,由陳夢雷、蔣延錫領銜編纂《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這是現存規模最大、有較完善編寫體例、反映當時時代水準的醫學官修類書,內容包括《素問》、《靈樞經》的原文及選注,脈診,外診法,臟腑身形,臨床各科病證有關病因、病機、證候、治法、方藥,以及總論,醫家傳記,藝文,紀事,雜論,外編等。上述內容,囊括了中醫領域的多學科內容,適應了時代的需求。由於編者在一定程度上注意到“去蕪存菁”和診治內容的系統性、科學性,全書編出了較高的學術水準。這部1000余萬字的宏編,計520卷,刊行于雍正四年(1726年),作為大型醫學類書,甚便於學習、查找讀者所需的內容,其實用價值亦須予以充分肯定。
       本世紀30年代,曹炳章編纂《中國醫學大成》及《中國醫學大成總目提要》,裘吉生主編《珍本醫學集成》、《三三醫書》,丁福保等主編《四部總錄·醫藥篇》等,均為中醫藥古籍的編輯、整理和撰寫書目提要作出了可貴的貢獻。
       1982年衛生部制定《中醫古籍整理出版規劃》,並召集全國中醫研究、教學單位的中醫文獻專家開會,制定《中醫古籍整理校注通則》。規劃要求於10年內點校、整理中醫古籍數百種,其中以《黃帝內經素問》、《靈樞經》、《難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神農本草經》、《針灸甲乙經》等11種作為重點中醫古籍,進行校注、語譯,並列入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有關文獻研究的重要科研課題。1992年5月,國務院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在北京香山飯店召集會議,制定了各個學科領域的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國務院聘請了中醫界兩位專家參加古籍小組(一名成員,一名顧問),這是前所未有的盛事,大大有利於從宏觀上指導中醫藥古籍的整理出版,並在具體規劃方面加強並促進對這方面工作的領導。
       根據1991年由薛清錄主編、中醫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全國中醫圖書聯合目錄》(新編本)統計,從戰國至1949年止,存留於世的中醫藥圖書(包括少量有學術價值的抄本)共計為12124種,這是從全國113個大中圖書館藏書予以綜合統計的數字,加上建國後出版的千余種新書,目前中醫藥圖書的數量約在13500種左右,這是其他學科古籍很難相比的。又據此新編本的“類表”載述,中醫藥古籍共分12類。現將諸類略作調整、歸納如下:(1)醫經;(2)基礎理論;(3)傷寒、金匱;(4)診法;(5)本草;(6)方書;(7)臨床各科(包括臨證綜合、溫病、內科、婦產科、兒科、外科、傷科、眼科、咽喉口齒科);(8)針灸、推拿;(9)養生、導引氣功;(10)醫論、醫案、醫話;(11)醫史;(12)綜合性醫著。今分別將12類醫籍中學術臨床水準較高、刊本多、影響大的名著列舉、簡介如下。
       1醫經:這一類主要指《黃帝內經素問》、《靈樞經》和《難經》。這三部典籍成書于戰國至漢代。內容以闡述中醫藥、針灸等學科的基礎理論為主,兼述臨床醫學、病證及治法研究等,學術價值很高,堪稱是奠基必讀之典籍。後世有不少注本或研究性論著,如《黃帝內經素問》有:唐·王冰注本,明清注本則以馬蒔《素問注證發微》、吳昆《黃帝內經素問吳注》、張志聰《黃帝內經素問集注》較為著名。有關《內經》的類編及摘編性著作則有“隋唐間楊上善《黃帝內經太素》,明·張介賓《類經》、李念莪《內經知要》,清·汪昂《素問靈樞類纂約注》、陳念祖《靈樞素問節要淺注》等。屬於發揮性的論著有:金·劉完素《素問玄機原病式》、《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宣明論方》,宋·駱龍吉、明·劉浴德《內經拾遺方論》,清·黃元禦《素靈微蘊》、唐容川《中西匯通醫經精義》等。《靈樞經》注本則有明·馬蒔《靈樞經注證發微》,清·黃元禦《靈樞懸解》等。《難經》注本,以宋·王九思《王翰林集注黃帝八十一難經》,元·滑壽《難經本義》,明·張世賢《圖注八十一難經辨真》,清·徐大椿《難經經釋》、丁錦《古本難經章闡注》等較為學者所重視,其中尤以《難經本義》的注文更為精當。
       2基礎理論:現代多數學者認為,中醫基礎理論應以醫經著作為指導。此處介紹系上述醫經以外、內容側重於基礎理論的論著,包括:舊題“漢·華佗”之《中藏經》,南齊·褚澄《褚氏遺書》,金·張元素《醫學啟源》,明·孫一奎《醫旨緒余》、趙獻可《醫貫》,清·黃元禦《四聖心源》等書。
       涉及病源、病候及臨床醫學基礎理論方面的論著,則以隋·巢元方《諸病源候論》最為著名,全書共57門,載述病證、證候1720條,對後世醫學的發展有很大影響。
       此外,中醫基礎理論還包括陰陽、五行、運氣、藏象、骨度、經絡以及生理等方面的著作。
       3傷寒、金匱:這一類主要是指東漢張仲景所撰《傷寒雜病論》(後世將之分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二書)及其多不勝數的注本及研究性著作。《傷寒論》是一部以論述傷寒熱病為主的名著,為中醫辨證論治及八綱、八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注本多達400餘種,其中以金·成無己《注解傷寒論》,明·方有執《傷寒論條辨》、張遂辰《張卿子傷寒論》,清·喻昌《尚論篇》、柯韻伯《傷寒來蘇集》、尤怡《傷寒貫珠集》、吳謙《醫宗金鑒·訂正傷寒論注》、陳修園《傷寒論淺注》、唐宗海《傷寒論淺注補正》等書學術影響較大。屬於發揮性的傷寒著作有:宋·韓祗和《傷寒微旨論》、龐安時《傷寒總病論》、朱肱《傷寒類證活人書》、許叔微《傷寒發微論》、郭雍《傷寒補亡論》,金·成無己《傷寒明理論》、劉完素《傷寒直格》,明·陶華《傷寒六書》、王肯堂《傷寒證治準繩》、戈維城《傷寒補天石》,清·張璐等《傷寒大成》、黃元禦《傷寒懸解》、俞根初《通俗傷寒論》、吳貞《傷寒指掌》等書。另有以傷寒為主的方論性著作,如明·許宏《金鏡內台方議》,清·徐大椿《傷寒論類方》、陳念祖《長沙方歌括》、《傷寒真方歌括》等。此數種對讀者學習經方的理論及其臨床應用大有裨益。
       4診法:此類著作,主要介紹中醫診病方法。前賢將診病概括為望、聞、問、切四種(簡稱四診)。在中醫古籍中屬於綜合性診法內容的,則以宋·施發《察病指南》,清·林之翰《四診抉微》等書較有代表性。而重點闡論脈診的專著如晉·王叔和《脈經》,該書論脈已明確分為24種。嗣後則有託名著作《王叔和脈訣》(簡稱《脈訣》),另有宋·崔嘉彥《崔真人脈訣》,元·戴起宗《脈訣刊誤集解》,明·張世賢《圖注脈訣辨真》,清·沈鏡《刪注脈訣規正》等,在諸家脈訣中,又以唐·杜光庭《玉函經》,明·李時珍《瀕湖脈學》、李中梓《診家正眼》,清·張璐《診宗三味》、周學霆《三指禪》等較有學術特色,影響亦較廣泛。
       望診方面的專著有明·汪宏《望診遵經》,清·周學海《形色外診簡摩》等書。舌診著作如元·敖氏原撰、杜本增訂之《敖氏傷寒金鏡錄》,清·張登《傷寒舌鑒》、梁玉瑜《舌診辨證》等。
       5本草:《神農本草經》(簡稱《本經》)是現存最早、託名“神農氏”的一部藥物專著。約成書于秦漢時期(多數學者認為漢代的可能更大)。該書序列提出了藥有君臣佐使、陰陽配合、七情合和、五味四氣等藥學基礎理論。書中共載述藥物365種,分為上、中、下三品。《本經》原著已佚,現存多種輯本,在學術上各具特色。梁·陶弘景在此書基礎上另纂《本草經集注》,增補了藥物及主治內容。屬於《本經》系統論著,另有明·繆希雍《本草經疏》,清·張璐《本經逢源》、鄒澍《本經疏證》、陳念祖《神農本草經讀》等,可供研習《本經》的讀者參閱。
       綜合性本草著作有:唐·蘇敬《新修本草》,該書是我國第一部具有藥典性質的專著。唐代另一種本草名著———《本草拾遺》由陳藏器所撰,原書已佚,佚文可見於多種本草著作,內容主要是補《本經》之遺佚,故以“拾遺”為書名。宋代,由朝廷組織編寫《開寶本草》(尚藥奉禦劉翰等領銜主編),另有《日華子諸家本草》及掌禹錫《嘉本草》、蘇頌《本草圖經》等名著。值得重視的是,唐慎微主編之《經史證類備急本草》(簡稱《證類本草》),這是一部以總結北宋以前藥物學成就的名著,共收1746種藥,並將藥物分為103類。在此以後,有重要學術價值的本草名著有宋·寇宗《本草衍義》,元·王好古《湯液本草》,明·劉文泰《本草品匯精要》等。
       明·萬曆年間,李時珍撰《本草綱目》,該書收載藥物1892種,有豐富的插圖和附方,書中闡述本草內容殊詳,並提出較為科學的藥物分類法。《本草綱目》是一部享有國際聲譽的藥物、博物學名著,學術影響至為深廣,現有多種外文譯本。
       迄於清代,先後刊行了劉若金《本草述》、趙學敏《本草綱目拾遺》等名著。此外,偏重於闡發藥性的本草專著有《珍珠囊藥性賦》(原題:金·李杲撰)。另有有關炮製藥物的專著,如劉宋時期的雷所撰之《雷公炮炙論》,這是我國早期有代表性的炮製名著。清代簡明易學的藥物專著有汪昂《本草備要》、吳儀洛《本草從新》等書,屬於食療性質的本草著作有:唐·孟詵《食療本草》,元·忽思慧《飲膳正要》,清·沈李龍《食物本草會纂》等;救荒性質的藥物專著有明·朱《救荒本草》;本草譜錄性編著如清·劉灝等《廣群芳譜》、吳其《植物名實圖考》、《植物名實圖考長編》等,內容十分豐富。
       6方書:1973年,于湖南長沙市馬王堆三號墓出土了古佚醫學帛書,內有《五十二病方》,共列醫方280首,據考證約為春秋戰國時期的作品,被認為是最早的醫方著作。在未發現此醫學帛書之前,以書籍面貌傳世的方書著作,則以晉·葛洪《肘後備急方》在早期方書中具有代表性,其中不乏用於急救及常見多發病的方治內容。唐·孫思邈撰《備急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反映了當時對各科疾病的診治水準的顯著提高。其後王燾《外台秘要》,該書保存了若干已佚古醫籍和名醫的治療方劑和方論。宋·王懷隱主編《太平聖惠方》,該書總結了西元10世紀以前的臨床各科病證及治法、方藥、選方達一萬餘首。宋徽宗時由朝廷組織人員編撰《聖濟總錄》,收選方劑近兩萬首。宋代著名方書另有許叔微《普濟本事方》、洪遵《洪氏集驗方》、陳言《三因極一病證方論》、陳師文等《太平惠民和濟局方》、嚴用和《濟生方》等。
       迄于明初,朱領銜輯編《普濟方》(原為168卷,清初編《四庫全書》時將之改編為426卷),搜方達61759首,這是現存規模最為恢巨集之方書巨著。明代其他較有影響的方書有:董宿、方賢《奇效良方》、張時徹《攝生眾妙方》、吳昆《醫方考》、王肯堂《雜病證治類方》等。清代以羅美《古今名醫方論》、汪昂《醫方集解》、王子接《絳雪園古方選注》、費伯雄《醫方論》、陸懋修《不謝方》等方書較為實用。
       屬於歌括、便讀的方書編著有:清·汪昂《湯頭歌訣》、陳念祖《時方歌括》、《時方妙用》、張秉成《成方便讀》、李文炳《仙拈集》等。突出走方醫診療經驗及驗方著作則有清·趙學敏《串雅內編》、《串雅外編》、謝元欽《良方集腋》、祝補齋《衛生鴻寶》、鮑相傲《驗方新編》(此書刻本極多,影響很大)、龔自璋《醫方易簡新編》、費山壽《急救應驗良方》等。此外,研究《本草綱目》附方的方書,則以清·蔡烈先《本草萬方針線》、曹繩彥《本草綱目萬方類編》較為著名。
       7臨床各科:中醫臨床古籍屬於綜合性內容(即包括各科多種臨床病證證治內容者)的著作很多,但其中多數是以內科證治為主,兼及其他學科的一些病證。如宋·竇材《扁鵲心書》,金·張子和《儒門事親》、李杲《蘭室秘藏》,元·羅天益《衛生寶鑒》、朱震亨《金匱鉤玄》及《丹溪心法》,明·徐彥純《玉機微義》、王綸《明醫雜著》、虞天民《醫學正傳》、方廣《丹溪心法附餘》、皇甫中《明醫指掌》、龔廷賢《萬病回春》及《壽世保元》、繆希雍《先醒齋醫學廣筆記》,清·喻昌《醫門法律》、蔣示吉《醫宗說約》、陳士鐸《石室秘錄》及《辨證奇聞》、張璐《張氏醫通》、程國彭《醫學心悟》、徐大椿《蘭台軌范》、陳念祖《醫學三字經》及《醫學實在易》、江涵暾《筆花醫鏡》、林佩琴《類證治裁》、趙濂《醫門補要》等書。
       屬於溫病的名著有:明·吳又可《溫疫論》,清·葉桂《溫熱論》、薛生白《溫熱條辨》、吳鞠通《溫病條辨》、王孟英《溫熱經緯》、雷少逸《時病論》、戴天章《廣溫疫論》、楊栗山《傷寒溫疫條辨》、劉奎《松峰說疫》、餘霖《疫疹一得》等。
       更偏重於內科病證證治的名著有:金·李杲《內外傷辨惑論》及《脾胃論》,元·朱震亨《脈因證治》,明·王肯堂《雜病證治準繩》、薛己《內科摘要》、秦昌遇等《症因脈治》,清·李用粹《證治匯補》、吳謙《醫宗金鑒·雜病心法要訣》、沈金鼇《雜病源流犀濁》、尤怡《金匱翼》、費伯雄《醫醇剩義》等。另有風、勞、臌、膈及血證專病論著,較著名的如:清·姜天敘《風勞臌膈四大證治》,元·葛可久《十藥神書》,明·龔居中《痰火點雪》、汪綺石《理虛元鑒》,清·吳澄《不居集》(以上四種均偏重于勞病證治),以及熊慶笏《中風論》、張壽頤《中風詮》、唐容川《血證論》等。
       關於婦產科,現存內容較為完整的早期名著為宋·陳自明《婦人大全良方》,著名的有:明·萬全《萬氏女科》、王肯堂《女科證治準繩》、武之望《濟陰綱目》,清·肖賡六《女科經綸》、傅山《傅青主女科》、沈堯封《沈氏女科輯要》、沈金鼇《婦科玉尺》、竹林寺僧《竹林寺秘傳女科》等。產科專著,最早有唐·昝殷《經效產寶》,宋·朱端章《衛生家寶產科備要》,此二書之內容均較精要可取。迄於清代,又有不少卓有影響的名著,如亟齋居士《達生篇》,刊本多達130餘種,幾乎成為家庭必備之醫籍。該書強調產婦在分娩時宜沉著、鎮靜,要掌握好“睡、忍痛、慢臨盆”六字要訣,這實際上是早期的“無痛分娩法”,其先進性、科學性,令人歎為觀止。在其後倪枝維《產寶》、閻純璽《胎產心法》、陳笏庵《胎產秘書》等產科著作,也有一定的學術影響。
       兒科著作亦頗多,早期有託名周穆王時師巫所傳之《顱囟經》(一作“東漢·衛汛撰”),今存本已非全帙。具有中外影響的是宋·錢乙《小兒藥證直訣》,錢氏對兒科病證,主要採用五臟辨證法以決定其治法,方藥精審,講求實效。其後又有《小兒衛生總微論方》(作者佚名),此書以兒科病證醫論豐富著稱於世。明代則有萬全《幼科發揮》、王肯堂《幼科證治準繩》,清代以夏鼎《幼科鐵鏡》、許豫和《許氏幼科七種》及吳睿堂《保嬰易知錄》等書之學術臨床價值較高。兒科著作中另有痘疹、麻疹專著多種。麻疹醫籍以清·謝玉瓊《麻科活人全書》最具代表性;痘疹專書早在宋代即有陳文中之《陳氏小兒痘疹方論》。其後明·翁仲仁《痘疹金鏡錄》,清·宋麟祥《痘疹正宗》、朱純嘏《痘疹定論》等均有較大影響。有關小兒驚疳著作,則以清·莊在田《遂生福幼合編》最受醫家、病家歡迎,刊本近70種之多。
       關於外科,現存最早專著為劉宋·劉涓子傳、南齊·龔慶宣所編之《劉涓子鬼遺方》,此書較全面地總結了晉以前的外科成就,學術影響廣泛。在其後的外科名著有:原題宋·竇傑撰(後經明·竇夢麟續增)《瘡瘍經驗全書》,元·齊德之《外科精義》,明·汪機《外科理例》、王肯堂《外科證治準繩》、陳實功《外科正宗》(此書以“論治精”著稱)。清代又刊行了較多的外科名著,如:祁坤《外科大成》、陳士鐸《洞天奧旨》、吳謙《醫宗金鑒·外科心法要訣》、王維德《外科證治全生集》、顧世澄《瘍醫大全》、高秉鈞《瘍科心得集》、許克昌《外科證治全書》、高文晉《外科圖說》等書,在學術、臨床方面各具特色。
       外科的專病著作則有宋·李迅《集驗背疽方》,清·張鏡《刺疔捷法》、過鑄《刺疔匯要》、梁希曾《鬁科全書》(鬁指瘰鬁,相當於淋巴結核,多見於頸部),明·薛己《癘瘍機要》(麻風專書)、陳司成《黴瘡秘錄》(性病專著)等。
       傷科方面,早期名著有唐·藺道人《仙授理傷續斷秘方》,此方較集中地論述骨折與關節脫位的治療原則和方法,並收錄了40餘首有關傷科病證的治療方藥。明清時期亦有若干專著,其中以明·薛己《正體類要》,清·錢秀昌《傷科補要》、趙竹泉《傷科大成》較受學者和專業醫生的重視。
       眼科較早的專著有《銀海精微》(原題:“唐·孫思邈撰”)和元·倪維德《原機啟微》。此二書的刊行、傳世,使眼科理論與臨床方治趨於系統、成熟。其後,明·葆光道人《眼科龍目論》、傅仁宇《審視瑤函》、鄧苑《一草亭眼科全書》,清·吳謙《醫宗金鑒·眼科心法要訣》、黃庭鏡《目經大成》等書,亦有較大學術影響,成為眼科常用的參考書。
       咽喉口齒病作為臨床小科,也有不少精品論著,如:《咽喉脈證通治》(作者佚名,刊年朱於考證)和清·張宗良《喉科指掌》、鄭梅澗《重樓玉鑰》,以及由燕山竇氏撰、朱翔宇所編輯之《喉症全科紫診集》等,均為喉科名著。其中尤以《重樓玉鑰》更具代表性。鄭氏作為喉科世醫,相傳迄今不衰。此外,白喉、喉痧均有多種專書。白喉如:清·李紀方《白喉全生集》、耐修子《白喉治法忌表抉微》(此書風行甚廣,刊本近百種)等。喉痧有清·陳耕道《疫痧草》、張振《痧喉正義》等書,所選方治,多有良效,至於口齒科,明·薛己撰有《口齒類要》,書中對口齒病證的證治有精要的載述。
       8針灸、推拿:湖南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古醫書共有14種,其中的《足臂十一脈灸經》和《陰陽十一脈灸經》是戰國以前的作品,也是我國現存最早的兩部人體經脈學和有關灸療的專書。前述醫經類之《靈樞經》有相當比重的針灸學術論述。晉·皇甫謐將《素問》、《靈樞經》和《明堂孔穴針灸治要》(此書原刻本已佚)三書有關針灸學內容予以分類合編,撰成《針灸甲乙經》,這是我國最早、內容趨於系統、完整的針灸學專著。後世針灸著作又以明·徐鳳《徐氏針灸大全》、楊繼洲《針灸大成》,清·廖潤鴻《勉學堂針灸集成》等書較有代表性。《針灸大成》對後世的學術臨床影響尤為廣泛。
       有關經絡、孔穴專著,早期尚有隋唐時期楊上善《黃帝明堂經》(共13卷,今僅殘存1卷),實際影響較大的是宋·王惟一《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元·滑壽《十四經發揮》,清·陳惠疇《經脈圖考》等書。
       此外,介紹針灸醫術的著作有:元·杜思敬《針灸節要》,宋·聞人耆年《備急灸法》、西方子《西子明堂灸經》以及有關太乙神針方面的著作等。
       推拿、按摩,古代多用於小兒,其名著如:明·龔廷賢《小兒推拿秘旨》,清·熊應雄《推拿廣義》,駱如龍《幼科推拿秘書》、張振《厘正按摩要術》等書。
       外治法專著則以清·吳師機《理瀹駢文》一書內容最為豐富。
       9養生、導引氣功:在古代養生著作中,宋·陳直撰、元·鄒鉉增補之《壽親養老新書》以內容博洽切于實用著稱於世。他如元·丘處機《攝生消息論》、王圭《泰定養生主論》,明·高濂《遵生八箋》、胡文煥《壽養叢書》(包含《養生類纂》、《三元參贊延壽書》等16種養生學專著)、冷謙《修齡要旨》、李中梓《壽世青編》等。
       導引氣功,也有較多的專著,如馬王堆漢墓醫書中有《導引圖》,繪有44幅多種運動姿勢的彩色人形圖,並附文字說明,屬於醫療和體育相結合的著作。明清時期,有幼真先生《胎息經注》、尹真人《性命圭旨》、潘《衛生要術》等書。另有原題達摩祖師《易筋經》,書中載述有關醫療體育、鍛煉身體的方法,並附圖解。此書在醫療、體育界流傳頗廣。
       10醫論、醫案、醫話醫論著作,較著名的有:宋·程迥《醫經正本書》,元·朱震亨《格致餘論》、王履《醫經溯洄集》,明·韓矛心《韓氏醫通》,清·張志聰《侶山堂類辨》、唐大烈《吳醫匯講》等書。
       醫案著作很多,其中大型的醫案類編有:明·江《名醫類案》,清·魏之《續名醫類案》、俞震《古今醫案按》等。個人醫案著作較廣的有:明·汪機《石山醫案》、孫一奎《孫文垣醫案》,清·喻昌《寓意草》、尤怡《靜香樓醫案》、葉天士《臨證指南》、徐大椿《洄溪醫案》、柳寶詒《柳選四家醫案》等。
       醫話著作亦頗多,其中以明·黃承昊《折肱漫錄》,清·計楠《客塵醫話》、王世雄《潛齋醫話》、陸以《冷廬醫話》尤為著名。
       11醫史:有關醫史著作,我國自宋代開始就有史料性編著,強杲所撰之《醫說》,資料堪稱博洽,頗具代表性。屬於通史性質的著述則有:清·徐大椿《醫學源流論》、鄭文焯《醫故》;側重於傳記性的編著為宋·周守中《歷代名醫蒙求》,明·李濂《醫史》,清·陳夢雷《醫術名傳列傳》等書。
       12綜合性醫著:這類醫書的數量較多,它具有基礎醫學、臨床醫學等多方面的綜合內容,難以簡單地將之歸入上述十一類醫著中,在綜合性醫書範疇內,有的側重於醫學通論,如:明·徐春甫《古今醫統大全》、樓英《醫學綱目》、李《醫學入門》、張介賓《景嶽全書》、李中梓《醫宗必讀》,清·羅美《古今名醫匯粹》、景日《嵩崖遵生書》等。關於叢書合刻的則有:金·劉完素《劉河間醫學六書》、李杲等《東垣十書》,元·杜思敬《濟生拔粹》,明·薛己等《薛氏醫案二十四種》、《萬全萬密齋醫學全書》、孫一奎《赤水玄珠全集》、王肯堂《六科證治準繩》及《古今醫統正脈全書》、李中梓《土材三書》,清·喻昌《喻氏醫書三種》、傅山《傅青主男女科》、馮兆張《馮氏錦囊秘錄》、張璐《張氏醫書七種》、王琦《醫林指月》、蔣廷錫《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徐大椿《徐氏醫書八種》、沈金鼇《沈氏尊生書》、吳謙《醫宗金鑒》、章楠《醫門棒喝》、王士雄《潛齋醫學叢書》、陳念祖《南雅堂醫學全集》、陸懋修《世補齋醫書》、唐宗海《中西匯通醫書五種》、周學海《周氏醫學叢書》等。
       綜上所述,讀者可以從總體上瞭解中醫藥古籍的博大精深。其所蘊藏無可比擬的瑰寶,必將煥發出更為璀璨奪目的光彩,為我國和世界各民族的醫療保健事業,作出更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