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
學術精華   五、中醫藥學的繼承與創新
現代 · 余瀛鰲
下載:名老中醫余瀛鰲經驗集.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中醫藥學是我國民族傳統文化的瑰寶,其繼承與弘揚,目前正處於一個新的歷史發展階段。現針對中醫藥學的繼承、弘揚和創新問題,淺述如下。
       1中醫藥具有堅實的學術基礎,繼承與創新反映其發展的基本特色:我國傳統醫學源遠流長,早在戰國後期成書的《黃帝內經》以及其後相繼編撰的《難經》、《神農本草經》和東漢張仲景的《傷寒論》、《金匱要略》等經典醫著的刊行,為共同奠定中醫藥學較為系統、完整的學術臨床基礎創造了優越的條件。秦漢以後歷代的醫學發展,實際上也反映了醫學的不斷繼承、弘揚和創新。如晉唐時期,先後湧現了脈學專著———《脈經》、針灸專著———《針灸甲乙經》、簡效診療專著———《肘後備急方》、疾病名候及病源專著———《諸病源候論》以及方治宏編———《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書,體現了臨床診療學的飛速發展,也充分反映了學術繼承與創新的著述風貌。至於臨床分科醫著則有產科———《經效產寶》、外科———《劉涓子鬼遺方》、骨傷科———《仙授理傷續斷秘方》等專著,為臨床學科的建設與發展多有建樹。宋金元迄於明清,又有內、婦、兒、外科以及眼科、喉科等多種專著和大量的方治、本草醫籍陸續刊行,加之另有多種疾病的專著問世,使臨床醫學的內涵益趨豐富。而疾病的分科迄於元代已多達“十三科”,分科的明確,使之更切合于診療的現實需求。
       至於有關中醫基礎理論的補充、發明和創立新說,臨床各科病證在立法、遣方等方面的充實、變化與創新,使若干疑難重病的治療水準有所提高或取得突破性進展。今試以消渴病(內科雜病中多屬糖尿病)為例,在明以前,治療多用金匱腎氣丸作為主方,效驗不太理想。明·張浩《仁術便覽》用玉泉丸、茯菟丸,龔信《古今醫鑒》用玉泉散;清·張璐《張氏醫通》以六味地黃丸去地黃,加魚鰾膠、潼沙苑施治消渴,這些方治體現了治法上的某些變化。而現代醫家治療糖尿病則以施今墨、祝諶予師生較負盛名。其常用藥為:生黃芪、太子參山藥、蒼術、石斛、生熟地、天麥冬知母黃柏枸杞子五味子、元參、芡實烏梅肉桂等藥。實際上是增液湯、生脈散合生芪、山藥、蒼術、元參等藥的合方。特點是脾腎兼顧,大法以育陰、清熱、生津、調中為主,方藥更切合消渴之病因、病機,體現其治法在繼承的基礎上有所變創、發明,這是從臨床方治的變化和創新中反映其繼承中醫藥的特色和優勢。
       2當前是中醫藥創新的最佳歷史時期:建國以來,中醫藥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展,特別是在創立組織機構方面,兼顧到科研、教學與臨床工作三個方面的需求。50年代初,很多城市建立了中醫醫院,1955年由衛生部創辦中醫研究院,聘請全國各地名中醫進京工作,並於1956年起,先後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南京等全國20多個省、市開辦中醫學院和較多的中醫藥研究院,使中醫工作獲得蓬勃的發展。全國絕大多數的省市和專區、縣均建立了中醫醫院。很多西醫教學、研究機構也投入了相當一部分人力進行中醫藥和中西醫結合的臨床、教學及實驗研究。凡此,體現了科研、教學、臨床的“多管道”和“全方位”,為繼承、弘揚、創新提供了必備的條件。
       數十年來,中醫藥學已在繼承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繼承多以挖掘、整理、研究古今中醫藥文獻典籍和加強系統教學為主,並重視學習、繼承當前活躍於各條戰線,具有較高臨床、科研、教學水準眾多專家們的學術臨床經驗。我們須認識到在“繼承中寓創新”的客觀現實,因為創新的基礎來源於豐富的醫療實踐與深入的理論探析、臨床觀察總結以及實驗研究等方面。如中國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青蒿素的研製成功,為惡性瘧疾提供了高效、速效的治法,已為國際醫學界所廣泛推崇。但從臨床文獻加以剖析,此項創新淵源于中醫古籍。青蒿以水漬、絞取汁飲服,治療瘧病,首見於晉·葛洪《肘後備急方》卷三。而製成青蒿素則須以現代醫學科技手段、綜合研究予以完成。這可算是繼承與創新相結合的實例之一。
       作為中醫藥的創新,目前正處於條件較為優越和成熟的時期。一是政策的支持;二是有機構、人員的配備;三是研究方法上的不斷改善和提高。而尤為重要的是“中國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其精粹內涵給廣大中醫藥科研、臨床工作者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創新條件。
       3要正確認識繼承與創新的關係:從事中醫藥各項工作的同志,應加強歷史責任感,認真總結過去工作中的經驗、得失,並結合現狀以規劃未來的工作重點。中國醫藥學從早期歷史的學術臨床奠基迄於今,進展最為顯著的還是臨床醫學,自從19世紀西方醫學廣泛傳入我國以後,對我國醫學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生活於晚清的廣東南海朱沛文,他在兼學西洋的解剖、生理以後,曾撰《華洋髒象約纂》,供中西醫參照、比較,並提出中西醫“各有是非,不能偏主”。朱氏反對盲目的“尊古”傾向,全書編出了新的學術風貌,後人將之列為“衷中參西派”。清末民初張錫純是我國著名的臨床醫家,其所撰《醫學衷中參西錄》對於某些病證採用中西醫藥合治的方法,可謂是在療法上的創新。而建國後的中西醫結合,在療法上的取長補短,增強治效,數十年來已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成果,其中“創新”的內涵已受到醫界的高度重視。故加強中醫學術臨床和中西醫結合創新和研究的力度,至關重要。
       醫學是不斷發展的,我歷來主張尊古而不泥古,提倡在深入挖掘祖國醫學精粹的基礎上,汲取多學科和現代科學知識進行學術、臨床研究,並一貫遵循先師秦伯末先生關於“多讀書、多臨證”的教導,反對清代名醫黃元禦只重視《內經》、《難經》和仲景學說的觀點。黃氏片面地認為:唯有唐·孫思邈不失“古聖之源”,他一概否定後世醫藥著作的學術臨床價值,這是不符合史實的,因為臨床醫學在唐以後迄於明清時期有很大的發展。近現代,從朱沛文、唐容川等的“中西匯通”到目前的中西醫結合,這不只是認識上的提高和學術、臨床方面的進一步充實、豐富與革新,也客觀地反映了當前呈現在我們面前的一條值得重視、具有中國醫學發展特色的管道。
       我閱習、研究中醫臨床文獻40餘年,深感中醫藥學的博大精深。從事中醫藥工作的同志,必須珍視古今醫家的學術臨床,我在臨證中對此亦有較深的體會。如主治腎炎,我過去曾總結、報導過治療經驗,50年代後期發表于《中醫雜誌》、《江蘇中醫》等刊物。當時採用益腎健脾、利水扶元等治法(急性腎炎則參照“風水”治法予以變化),有較好的療效。但近十餘年,我與同道交流治療心得,有些專家在此基礎上融入“通絡、活血”等治法,能提高療效,這也使我從中得到啟發。又如50年代後期,有用麻杏石甘湯治療大葉性肺炎而獲效。60年代初,我曾在病房診治多例病毒性肺炎,結合病毒感染的特殊性,我採用辨證與辨病相結合以施治,採用“麻杏石甘湯加味方”(方藥組成及其加減法,參見《名醫名方錄》第一集),其中的加味藥,最主要的就是板藍根,這是根據現代藥理的實驗研究予以酌定的,使其療效有較顯著的提高。清初徐靈胎《蘭台軌範》載述:“一病必有主方,一方必有主藥。”今後也應在各科疾病的診治方面,進一步加強主方、主藥的研究。如此,在臨床醫學的創新方面,其成果將指日可待。
       4中醫藥創新的基本方法:這個問題目前須引起各界高度重視,本人認為:(1)必須深入挖掘、整理中醫藥寶庫中的精粹內涵。特別是在確立研究課題(包括學術、臨床、方藥、治法等)的情況下,系統、全面地進行文獻、資訊研究,並在“去粗取精,由博返約”和深入辨析方面多下功夫。
       (2)針對疑難重病(又當以西醫治療乏效的疾病為主)和常見多發病,從豐富的中醫典籍和當代名醫的證治經驗中覓取高效或速效的治法,使之在診療中獲得更多的突破與創新。
       (3)加強用中西醫結合和多學科、現代科學手段進行中醫藥基礎和臨床、實驗研究,使中醫藥研究的科學性、實踐性和先進性,昭彰於世。
       我國傳統醫學是世界傳統醫學中內容最為豐富的醫學科學,它將為我們的繼承與創新提供更多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