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黃帝内經素問
卷第二十三   著至教論篇第七十五
下載:黃帝内經素問.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黃帝坐明堂,召雷公而問之曰:子知醫之道乎?雷公對曰:誦而未能解,解而未能别,别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羣僚,不足治侯王。願得受樹天之度,四時陰陽合之,别星辰與日月光,以彰經朮,後世益明,上通神農,著至教疑于二皇。帝曰:善。無失之,此皆陰陽表裏上下雌雄相輸應也,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長久,以教眾庶,亦不疑殆,醫道論篇,可傳後世,可以爲寶。
       雷公曰:請受道,諷誦用解。帝曰:子不聞《陰陽傳》乎?曰:不知。曰:夫三陽天爲業,上下無常,合而病至,偏害陰陽。雷公曰:三陽莫當,請聞其解。帝曰:三陽獨至者,是三陽并至,并至如風雨,上爲巅疾,下爲漏病。外無期,内無正,不中經紀,診無上下,以書别。雷公曰:臣治疏癒,說意而已。帝曰:三陽者,至陽也,積并則爲驚,病起疾風,至如礔礪,九竅皆塞,陽氣滂溢,乾嗌喉塞。并于陰,則上下無常,薄爲腸澼。此謂三陽直心,坐不得起,卧者便身全。三陽之病,且以知天下,何以别陰陽,應四時,合之五行。
       雷公曰:陽言不别,陰言不理,請起受解,以爲至道。帝曰:子若受傳,不知合至道以惑師教,語子至道之要。病傷五藏,筋骨以消,子言不明不别,是世主學盡矣。腎且絕,惋惋日暮,從容不出,人事不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