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首頁 > 中醫古籍
黃帝内經素問
卷第二十三   徵四失論篇第七十八
下載:黃帝内經素問.txt
本书全文檢索:
《四庫全書·史部》在線閱讀及全文檢索
       黃帝在明堂,雷公侍坐。黃帝曰:夫子所通書受事眾多矣,試言得失之意,所以得之,所以失之。雷公對曰:循經受業,皆言十全,其時有過失者,請聞其事解也。
       帝曰:子年少智未及邪?將言以雜合耶?夫經脈十二,絡脈三百六十五,此皆人之所明知,工之所循用也。所以不十全者,精神不專,誌意不理,外内相失,故時疑殆。
       診不知陰陽逆從之理,此治之一失矣。受師不卒,妄作雜朮,謬言爲道,更名自功,妄用砭石,後遺身咎,此治之二失也。不適貧富貴賤之居,坐之薄厚,形之寒溫,不適飲食之宜,不别人之勇怯,不知比類,足以自亂,不足以自明,此治之三失也。診病不問其始,憂患飲食之失節,起居之過度,或傷于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妄言作名,爲粗所窮,此治之四失也。
       是以世人之語者,馳千裏之外,不明尺寸之論,診無人事。治數之道,從容之葆,坐持寸口,診不中五脈,百病所起,始以自怨,遺師其咎。是故治不能循理,棄朮于市,妄治時癒,愚心自得。嗚呼!窈窈冥冥,孰知其道?道之大者,拟于天地,配于四海,汝不知道之諭,受以明爲晦。